2012年亚洲艺术市场,亚洲崛起促进市场分散和自由化

图片 1

当代艺术市场并未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在过去12年中,86%的增长术字,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日趋成熟的亚洲艺术市场(交易量在过去5年中增长了120%)。如果说亚洲市场在2000年初才被参与者们视为成长接力赛中的一棒,如今的亚洲市场已凭借不断涌现的艺术博览会、新设立的艺廊以及层出不穷的拍卖活动迅速成为不容忽视的交易市场。在对2012年进行盘点之际,Artprice对公开拍卖结果进行了评点。

图片 1

在年增长率达到两位数的各项令人难以置信的数据中,我们可以发现价值百万的拍卖交易正在不断增多,以及每月刷新的拍价纪录和几近零的流拍率。2012年的亚洲艺术市场分析能够帮助我们确定艺术市场的主要发展趋势,该市场的中心正逐步向东方转移,并正在世界其他地方书写着自己的规则。

香港佳士得拍卖艺术家曾梵志的画作

从城市两极化向大洲两极化发展

如果说亚洲市场在2000年初才被参与者们视为成长接力赛中的一棒,,如今的亚洲市场已凭借不断涌现的艺术博览会、新设立的艺廊以及层出不穷的拍卖活动迅速成为不容忽视的交易市场。2012年的亚洲艺术市场分析能够帮助我们确定艺术市场的主要发展趋势,该市场的中心正逐步向东方转移,并正在世界其他地方书写着自己的规则。

自2011年起,亚洲市场在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占了45%的比例。当然,其中大部分(76%)的拍卖交易在北京和香港达成,但新加坡、东京、首尔和台北等城市的交易总数已超过了巴黎、柏林、米兰和日内瓦等传统的拍卖市场。如今,光台北拍出的当代艺术品数量已超过美国50州中的49个州的总和(纽约州除外)!

从城市两极化向大洲两极化发展

亚洲的崛起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增长所起到的推动作用,它还令经济多极化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10年以前,80%的艺术品市场集中在以伦敦和纽约为中心的两极化市场,邻近的卫星城市只能分到一小杯羹。然而,当代艺术品市场自2011年起持续迅速地扩展到全球。超过40个城市,在当代艺术品拍卖交易中,每年都能达到百万美元的业绩。其中除了纽约、伦敦、巴黎、北京和香港这些重量级城市之外,还包括首尔、柏林、新加坡、布鲁塞尔、雅加达、阿姆斯特丹、墨尔本、台北、东京、杭州等城市。在全球40个拍卖成绩最佳的交易市场中,其中有一半的城市位于亚洲。

自2011年起,亚洲市场在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占了45%的比例。当然,其中大部分(76%)的拍卖交易在北京和香港达成,但新加坡、东京、首尔和台北等城市的交易总数已超过了巴黎、柏林、米兰和日内瓦等传统的拍卖市场。如今,光台北拍出的当代艺术品数量已超过美国50州中的49个州的总和(纽约州除外)!

如果说艺术市场正逐步走进新兴城市,这种变化趋势同样扩及到拍卖行,因为传统的双寡头垄断格局现已受到挑战。以数据为证:2002年,苏富比和佳士得在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占据了72%的比例,但在最近两年中,它们的市场份额已下跌至50%。再者,这两家拍卖巨头的损失之所以相对有限,完全仰赖其设在亚洲的分公司。10年以前,佳士得和苏富比在香港完成的拍卖交易在其业务中只占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在佳士得的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最多占2%,而在苏富比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0.1%。在近两年中,香港拍卖行对这个拍卖市场而言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佳士得和苏富比分别有21%和29%的当代艺术品拍卖收入来自香港。除了纽约和伦敦这两个中心枢纽之外,这两家拍卖行在香港拍出的当代艺术品数量已超过它们在世界所有其他拍卖市场上完成的交易数量总和。

亚洲的崛起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增长所起到的推动作用,它还令经济多极化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10年以前,80%的艺术品市场集中在以伦敦和纽约为中心的两极化市场,邻近的卫星城市只能分到一小杯羹。然而,当代艺术品市场自2011年起持续迅速地扩展到全球。超过40个城市,在当代艺术品拍卖交易中,每年都能达到百万美元的业绩。其中除了纽约、伦敦、巴黎、北京和香港这些重量级城市之外,还包括首尔、柏林、新加坡、布鲁塞尔、雅加达、阿姆斯特丹、墨尔本、台北、东京、杭州等城市。在全球40个拍卖成绩最佳的交易市场中,其中有一半的城市位于亚洲。

10年以前,全球仅有5家拍卖行的交易总额超过500万美元,而且这5家拍卖行都位于伦敦或纽约,佳士得、苏富比和菲利普斯拍卖行在这两个市场上独领风骚。如今,每年的当代艺术品交易总额达到500万美元以上的拍卖行数量已达到30间,其中三分之二(确切地说是19个)位于亚洲。

如果说艺术市场正逐步走进新兴城市,这种变化趋势同样扩及到拍卖行,因为传统的双寡头垄断格局现已受到挑战。以数据为证:2002年,苏富比和佳士得在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占据了72%的比例,但在最近两年中,它们的市场份额已下跌至50%。再者,这两家拍卖巨头的损失之所以相对有限,完全仰赖其设在亚洲的分公司。10年以前,佳士得和苏富比在香港完成的拍卖交易在其业务中只占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在佳士得的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最多占2%,而在苏富比全球当代艺术品拍卖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0.1%。在近两年中,香港拍卖行对这个拍卖市场而言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佳士得和蘇富比分别有21%和29%的当代艺术品拍卖收入来自香港。除了纽约和伦敦这两个中心枢纽之外,这两家拍卖行在香港拍出的当代艺术品数量已超过它们在世界所有其他拍卖市场上完成的交易数量总和。

在其他大洲,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行仍然在当代艺术品市场上占有73%(分别为31%和42%)的比例,另外只有三家拍卖行的市场占有率达到1%以上(菲利普斯拍卖行占19%,艾德拍卖行占1.1%,宝龙拍卖行占1%)。而在市场竞争更为激烈的亚洲,持有超过1%的市场比例的拍卖行数量则高达19家。

10年以前,全球仅有5家拍卖行的交易总额超过500万美元,而且这5家拍卖行都位于伦敦或纽约,佳士得、苏富比和菲利普斯拍卖行在这两个市场上独领风骚。如今,每年的当代艺术品交易总额达到500万美元以上的拍卖行数量已达到30间,其中三分之二(确切地说是19个)位于亚洲。

另外,跟在香港苏富比(17%)和香港佳士得(16%)身后相互竞逐的各大拍卖行所开展的竞争比世界其他地方更为激烈。以保利拍卖公司为例:这家拍卖行的市场占有率不低于15%,交易总额与佳士得拍卖行几近相当!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也持有12%的市占率,荣宝拍卖有限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为4%,罗芙奥的市场占有率在3.5%以上,而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传是国际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和泓盛拍卖有限公司分别都在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占据着2%以上的比例。

在其他大洲,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行仍然在当代艺术品市场上占有73%(分别为31%和42%)的比例,另外只有三家拍卖行的市场占有率达到1%以上(菲利普斯拍卖行占19%,艾德拍卖行占1.1%,宝龙拍卖行占1%)。而在市场竞争更为激烈的亚洲,持有超过1%的市场比例的拍卖行数量则高达19家。

编辑:江兵

另外,跟在香港苏富比(17%)和香港佳士得(16%)身后相互竞逐的各大拍卖行所开展的竞争比世界其他地方更为激烈。以保利拍卖公司为例:这家拍卖行的市场占有率不低于15%,交易总额与佳士得拍卖行几近相当!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也持有12%的市占率,荣宝拍卖有限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为4%,罗芙奥的市场占有率在3.5%以上,而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传是国际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和泓盛拍卖有限公司分别都在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占据着2%以上的比例。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