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艺术,打破思维局限

图片 1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环境的逐步宽松,除了占较大份额的架上绘画,另外一些在国内市场长期处于冷门的新艺术开始一再被提起。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一系列重要的当代中国摄影及录像作品被放进了当代亚洲艺术专场,让藏家们看到,以前认为不太可能具有市场流通性的媒体作品现在也进入了二级市场。

图片 1

随着科技发展,艺术创作也已从二维的绘画、三维的雕塑转向四维化的新媒体艺术创作。新艺术形式的出现,令嗅觉灵敏的画廊早早将目光聚向了拥有强大粉丝号召力的新媒体艺术。

只是每次涉及新艺术时,如何去收藏总是很多藏家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不过越来越多的藏家认识到,艺术的媒介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无论是图片、影像、装置、行为还是观念,重要的不是载体,而是载体背后,艺术家的精神。

张培力作品《痒》

新媒体市场价值初现

并非艺术与科技的简单跨界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的逐渐回暖,当代艺术品收藏日渐成为一个时尚的话题,藏家们用高端、大气、上档次来形容当代艺术收藏。当代艺术也凭着其多样的创作形式,天价的拍卖结果吸引着大众的目光。就目前市场格局而言,当代艺术中的架上绘画艺术占较大份额,而对于一些新形式的创作形式,如新媒体艺术大多数藏家都持有观望态度。这也使得新媒体艺术成为当代艺术收藏中的潜力股。不仅是因为新媒体艺术是收藏新兴门类,更重要的在于其巨大的升值空间。

在过去几年里,新媒体艺术作品逐渐在一级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相比绘画、雕塑作品,许多毕业不久的青年艺术家的新媒体作品市场价格为更容易被藏家入手而设定。国内的画廊主、藏家、艺术机构、艺术家同辈朋友之中对新媒体艺术,尤其是影像作品有收藏意愿者也不在少数。

新艺术是个难以准确定义的艺术形式,也多被称为新媒体艺术,笼统地说是当代艺术范畴内区别于传统架上绘画而存在的媒介形式。策展人孙冬冬认为,我们一般见到的新媒体艺术可能集中体现在影像艺术以及带有互动性的、以电子为媒介的艺术形式,包括互联网艺术。之所以统称为新媒体艺术,是因为它和传统的雕塑、绘画有着非常大的区别,且有着非常复杂的创作过程。

国内收藏新媒体艺术藏家不过10人

目前,新媒体作品的价格还处于被低估的阶段。2015上海佳士得秋拍首次引入的+86
First
Open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专场,一件黄然的影像作品,起拍价仅为6万元,最终落锤价为16万元,成交价为20万元;另外一件陈秋林的摄影作品起拍价则只有3.2万元,最终超估价3倍多成交,创其个人的拍卖纪录。即便如此,它们与当晚拍卖的最高价格作品成交价363万元的刘韡作品《紫气》相比。

新媒体艺术的新字体现出未来感,总是展望未来才会有的新东西。孙冬冬称,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新媒体艺术更多的还是跟科技相关,包括生物技术、电子技术以及环境科技方面的艺术实验等。

新媒体艺术是个难以准确定义的艺术形式,一个新字突出了它的时间性。时代每发展到一个阶段,新媒体预示着更多可能性,也带给人们更多欣赏和思考空间。新媒体三个字是从英文NewMedia直译过来,笼统的解释即为一种新的创作媒介。新媒体艺术是有别于传统绘画形式的新材料,新媒介的创作。比如:装置艺术、视频艺术以及多媒体艺术和行为艺术。

再如两位新媒体艺术家代表张培力、杨福东的作品拍卖价格来说。十多年来,杨福东上拍的新媒体作品共16件,其中价格最高的一件是2000年创作的摄影作品《第一知识分子》,价格为148万港元。另外一件时长2分50秒影像作品《我并非强迫你》,成交价为68.75万港元。而在张培力的拍卖纪录中,共有8件新媒体作品,其中最贵的为2014年拍出的黑白照片《连续复制》,成交价为27.5万港元;其录像作品《向前,向前!》,于2006年纽约苏富比上拍,成交价为2.16万美元。

正是因为大多数的新艺术与科技的相关性很强,这些作品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容易被简单地当作艺术与科技的跨界。新媒体艺术家、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老师吴珏辉道出作为艺术家的困境:很多时候我身边的一些艺术家更多的是在考虑怎样弱化科技色彩,转换成自己表达的方式,任何艺术形态都有极端,从乌托邦阶段到理想化阶段,最后到边缘化阶段,新艺术更多还处于乌托邦阶段。

目前新媒体艺术作品还很少出现在拍卖场,基本都在画廊和博览会中进行销售。从交易市场的发展现状观察,一方面,由于新媒体艺术作品不易呈现和保存,另一方面,新媒体艺术在近二三十年才在国内出现,加之由于国内整个教育体系缺少当代艺术的教育和普及,国内一些藏家对新媒体艺术知之甚少。

不过就目前市场表现而言,新媒体艺术作品的主要市场仍然在欧美国家,其市场已经较为成熟和完善。

培养抽象思维媒介不是最重要

国内大规模收藏新媒体艺术藏家不过10人。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针对这样的新媒体艺术收藏现状谈了看法:艺术机构的管理者、学者、研究者,还有艺术家,构成了一个关于新媒体讨论的新结构。但其中缺少一个角色,那就是新媒体艺术的大收藏家。机构当然也有收藏,但我这个大指的是个人收藏家。

佩斯发现市场新机遇

青年藏家林瀚,从上大学时就对数字新媒体与动画很感兴趣,在以曾梵志作品为突破点进入当代艺术收藏后,开始逐步关注新艺术。然而在收藏的过程中,他曾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艺术家用很长的时间研究、制作一个议题,放在一个很好的空间展览。但问题是,新媒体艺术品往往对空间要求很高,需要的环境条件比如温度、湿度很苛刻,在这种情况之下,是要先买房子再买作品吗?我现在就正建设一个自己的收藏空间,为一些好作品打造一个家。

墙内开花墙外香

2014年,美国纽约佩斯画廊代理了一个大多数由程序员组成的新媒体艺术团队teamLab,并开始在旗下的各个空间举办展览。作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新媒体艺术创作团队,teamLab有很大的粉丝号召力:2015年在日本东京首展便创下了近50万人次的参观量;意大利米兰展览的排队纪录更是长达8小时。2018年6月,teamLab在日本东京创立了数字艺术博物馆,开票之日门票瞬间售罄。

尽管不是每一位买家都能为新艺术作品量身打造一个空间,但也并非人人都会介意新艺术的媒介形式。青年藏家赵友厚便认为:今天我们去买一件作品,任何的媒体、材质、形式都无所谓,还是要找一个精神的东西,要不然它就变成了装饰品,我觉得不管是影像、图片还是装置,都无所谓,因为那只是一个艺术精神的载体。

相对于中国的新媒体艺术作品收藏的冷清,在欧美国家,新媒体艺术的收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不少收藏家已经在进行有体系、有规模的收藏。新媒体艺术渐成继架上绘画之后,收藏界的后起之秀。就如同上世纪80年代的当代艺术收藏一样,属于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

事实上,新媒体的社会意义和商业价值已初现端倪。新媒体艺术策展人张海涛认为,实用的商业新媒体艺术市场前景很大,这是无法阻挡的趋势。

毕业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青年藏家周大为,曾在加拿大随美术史家曹星原学美术史,他认为藏家首先要尊重美术史。我不相信任何人一进来就收藏新媒体和装置,一定有个过程,我们都经历过收藏传统的作品,通过传统的看得懂的作品,慢慢地培养从具象思维方式变得更加抽象的思维方式,这时候媒介就没那么重要了。

就市场的拍卖纪录而言,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中艺术家蔡国强利用火药创作的《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最终以人民币74,247,500元成交。同时,北京嘉德秋季拍卖会上,肖鲁1989年参与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的装置作品《对话》,以150万元起拍,最后成交价格为231万元。《对话》成为嘉德2006年秋季中国当代艺术20年专场的重头戏。

新媒体艺术与建筑、表演、商业、公共空间、科技等都有非常多的交集和联系,而且目前市场化的程度也非常高。对于传统画廊业来说,这种新模式的出现不仅能负担画廊一部分成本压力,还能迫使画廊针对新媒体艺术营销模式进行全新思考。

价格出现普涨前景看好

国内新媒体艺术藏家卢杰致力于新媒体艺术的收藏与推广已有十几年的时间,他对新的艺术形式的追求一直都没有改变。卢杰自己成立艺术空间也在销售新媒体艺术作品,而大部分的藏家都来自于欧美。卢杰认为:并非国内没有市场,只是关注的人不多。

让新媒体艺术市场占比增加

2006年,北京嘉德秋拍上,肖鲁1989年参与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的装置作品《对话》,以150万起拍,最后以231万元成交。2007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中艺术家蔡国强利用火药创作的《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最终以人民币7424.75万元成交。而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的春拍中,杨福东的影像作品《我并非强迫你》估价18万-25万港元,最终却以68.75万港元成交。

如何收藏新媒体艺术

除此之外,国内一些画廊对新媒体领域也很关注。例如,2015年艾米李画廊共举办8场展览,有3场是新媒体类;北京现在画廊2015年的7场展览中也有3场是装置多媒体类的;长征空间近几年新签约的艺术家也都是从事新媒体领域的艺术家。杨画廊负责人杨洋认为:市场确实有偏向新媒体的趋势。

这让藏家们看到,以前他们所认为不太可能有市场流通性的新媒体作品如今也能在市场上拍出高价。周大为称:香港苏富比的拍卖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杨福东的作品三、四年前基本在10万-15万元左右,可想而知新媒体艺术价格的上涨真是非常厉害,前景还是比较好的。

当一位藏家决定购买一件新媒体作品,是否与艺术有了一种异乎寻常的亲近关系?这种亲近关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归属感。对于新媒体的收藏,国际上有一套固定的标准。比如影像作品的版权问题:如何才能证明藏家收藏的这张光盘是有价值的原作呢?光盘可以无限量拷贝,如果很多人都有的话,那么买这件作品还有什么意义?

另一方面,画廊出现新媒体趋势是因为80后90后艺术家的加入。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围绕80后艺术家筹办的群展编辑景观:媒介化之后的个体与工作方式中,受邀参展的17位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年轻艺术家,运用新媒体方式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将近一半,包括如今活跃在一级市场的艺术家李燎、李明、林科等。

长征空间创始人卢杰致力于新媒体艺术的收藏与推广已有十几年的时间。在长征空间里,大部分收藏新艺术的藏家来自欧美。卢杰表示,花两、三万美金购买一个录像版本的展示形态,里面的观念、思想和内涵绝对不亚于一张10平方米的油画。

以当代影像之父张培力为例,作品有3个拷贝,拿去参加展览,都必须有画廊的书面许可才行。同时,作品的完整性很重要。藏家收藏拥有的不仅仅是这张光盘,还有它技术方面的要求,如用多少声道、什么条件的投影仪、电视的颜色、型号等。此外,最重要的是,藏家还必须拥有艺术家的亲笔签名和保证书,否则,他无法宣称拥有这件艺术作品。

这一年龄段的艺术家从事新媒体艺术创作,大多把它作为唯一的创作媒介,而不是在从事其他艺术种类创作的同时进行新媒体艺术创作。比起之前对西方新潮艺术模仿的艺术家,当下的年轻艺术家利用新媒体技术进行创作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习惯,他们更加关注于虚拟经济与虚拟文化的状态。

对于新艺术的定价,卢杰坦言:和传统艺术没有太大的差别。同样是汪建伟的作品,为什么挑这件,不挑那件,因为它的展览记录不一样。一个艺术家不同阶段作品的风格、语言、深度、广度不一样,在这个基础上再结合一个媒体艺术投资大概多大,投入时间多长,难度多大等,还有影片的长度,都是选择的标准。比如,一个五分钟的片子和一个一小时的片子有区别,一个杨福东用胶片拍的片子和一个用DV拍的也有价值上的区别。

对于装置艺术的收藏,专业的艺术家都会为他们的藏家准备一份完整的作品说明手册、专业的效果图、详细的用料清单、作品的工作状况和工作极限等。并随时准备好在作品需要调整的时候,与藏家交流经验和想法。这就确保了装置收藏的可能性。

策展人朱朱认为:和之前的艺术家比起来,80后90后的艺术家有个共同特点他们是伴随着数码成长起来的一代。尤其是在互联网开放之后,每个人都会面对大量的信息与媒介,如何对这些新的数码技术、新的媒介与资讯进行编辑,成为他们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对于终究只是一张DVD的收藏品,藏家更多考虑的是自己花重金买下的一个版本,会不会遭遇侵权。其实,大多数的影像艺术家作品的版本都是五个,而它们最重要的保障就是五个版本的带。尽管技术一直在发展和变化,但原来保存最根本的带子就是画廊所提供的带,藏家买了一个版本,就拥有展览、播放、观赏和研究的权利,这是带的意义所在。

新媒体艺术市场板块从起步阶段就行走在一条规范的道路上,对于投资人来讲未来要面临的不确定风险就会减少。随着国内各大当代艺术双年展及学术研讨会的成功举办,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新媒体艺术的成熟和发展。更重要的一点,国内拥有一批获得国际艺术收藏市场认可的优秀新媒体艺术家,如蔡国强、汪建伟、杨福东、耿建立等。一旦海外收藏家收藏形成了成熟的市场,那时作品的市场价值就今非昔比。所以,现在投资收藏新媒体艺术是一个良好的时机和不错的选择。

画廊竞需要新特色吸引藏家

编辑:江兵

编辑:江兵

如今,大画廊已占据市场主要份额,中小画廊经营难上加难。在经营综合性当代艺术画廊抢占不到优势时,新媒体艺术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从商业价值来看,新媒体艺术有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粉丝效应,更是媒体、美术馆、策展机构的热衷选择。策展人丁松认为,新媒体艺术当下最鲜明的特征是浸入性、互动性的作品体验,这样的与众不同为当代艺术产业带来了一场革新。有了为之买单的人和蜂拥的媒体曝光,美术馆、策展机构也更愿意来做新媒体艺术展。对画廊来说,艺术家有好且多的宣传和推广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新媒体艺术在市场中还是一个较为新鲜的艺术形式容易形成画廊的自身品牌。在全球都有业务的Vanguard(美国先锋集团)从2004年创立至今,在影像、装置等新兴多媒体艺术方面有过不少展览,代理了诸多国际摄影艺术家以及活跃的年轻新媒体艺术家。明确画廊的特色与定位重要,也是吸引藏家群体的关键。Vanguard画廊创始人李力说:影像从2013年开始逐渐受人关注,到2014年起有人开始收藏,它变成了大家愈加容易接受的艺术形式。在画廊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形下,新领域比起传统的当代油画在学术梳理上更占优势,配合市场发展,在新领域的竞争中占据学术高地比起与成熟型的综合性当代艺术画廊竞争会相对容易。

从画廊的角度来讲,画廊关注的艺术如果代表不了学术的方向和价值,未来也很难实现它的商业价值,而年轻艺术家关注的内容就是画廊的未来。虽然目前很难说未来艺术市场何时会刮起新媒体收藏的热潮,但今后新媒体肯定会成为艺术市场中很重要的板块。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