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修地铁先找国家文物局审批,保护文物投入2

图片 2

图片 1

  此前本报曾报道,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由国家文物局全盘审核,并对初次提交的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昨天,南京市文广新局通报了地铁5号线沿线文物安全保障工作进展。本报记者将通报中公众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梳理。

  今年9月7日,南京地铁5号线环境影响评价公示,全线涉及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25处,包括南京人引以为傲的明城墙、朝天宫,因此被称为“对南京千年文脉影响最大的地铁线”。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5号线中涉及文物的线路还在规划中,地铁迎面遇上文物是“绕道”,还是“下潜”,仍在斟酌。但确定的是,方案只有通过国家文物局的批准,工程才有立项的可能。文物安全审核前置的程序,在全国范围内是第一次采用。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图片 2
朝天宫

  选线已尽量绕避或远离文物

  为什么要国家文物局先批准?

  昨天,一张国家文物局《关于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的意见》的图片,在微信和微博中热转,其中一句“暂不同意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被网友们认为开建在即的南京地铁5号线遭遇国家文物局否决。

  为确保文物安全,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方案研究自2015年6月启动以来,南京市文广新局会同南京地铁建设公司,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绕避或远离文物。

  这条线影响地上文保单位25个,涉及明城墙、朝天宫,还有重要六朝遗址

  扬子晚报记者通过各方证实,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并非被否决,而是打回重新修改。国家文物部门在《意见》中对地铁的选线并未表达异议,这意味着在采取保护措施的情况下,5号线经过25个文物保护单位、穿越6处地下文物保护区的线路已经基本被认可。

  以5号线和9号线换乘的下关站为例,原规划方案布置于中山北路路中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渡江胜利纪念碑下方,仅需拆迁路口东南角地块房屋600平米,但需临时迁移纪念碑,待车站施工完毕后还建。

  5号线纵贯南京主城区,直接影响地上文保单位25个,其中有4处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周边200米范围内的文保单位达到183个,同时经过6个地下重点埋藏区。这些文化遗产从东晋至民国,几乎完全与“六朝古都、十朝都会”提到的各个时代重合,这也被称为南京的“千年文脉”。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考虑到文物保护的要求,5号线车站向南移动,避让纪念碑,车站进入中山北路南侧地块内,拆迁路口东南角地块房屋13800平米,较原规划方案增加拆迁13200平米。

  从5号线的“文物清单”上看,不乏一批经常出现在宣传片中、代表南京城脸面的文物。比如世界现存规模最大的砖结构古城墙——南京城墙、江南地区现存建筑等级最高、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朝天宫;南京民国建筑中杰出代表——原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旧址等等。

  张可 仇惠栋

  保护文物投入已达2.1亿

  而深埋在地下、看不到的同样重要。此次涉及6个重点埋藏区,可能存在的重要遗迹有六朝时代拱卫建康城的东府城、西州城,东晋皇家陵园晋西陵,南唐、明代皇宫的御道。这些遗迹也很可能会在地铁建设中出现。

  最新消息

  据了解,涉及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旧址的云南路站——山西路站区间路,由同步同深度研究比选了7个方案,从工程可实施性、文物保护实施性、线站位功能以及工程造价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分析。

  记者了解到,地下文物的埋藏深度在地下8米左右,与5号线隧道顶部距离在4至17米之间。南京市民最担心的还是地表文物的安全会受到影响。“一是在地铁施工中,大型机械工程设备一开带来的震动;二是地铁列车在轨道上长时间运行时造成震动,会不会也将造成影响?”

  地铁5号线规划 国家文物局“暂不同意”

  为了减小5号线施工期间对文物的影响,确保文物安全,邻近文物的车站均采用控制变形较好的围护结构型式,盾构区间采用跟踪注浆或二次注浆等加固措施,加固费用约1800万。对地铁运营期振动影响大于文物保护要求标准的区段,均采用3号线等已运营线路成熟应用过的、国际最高等级的轨道减振措施——液体阻尼钢弹簧浮置板道床,以满足文物保护标准要求,减振措施费用约1.92亿。

  史上最严

  南京地铁建设指挥部相关人士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地铁5号线已全面开展各类调查、勘察及文物、环评报批等前期工作,试验段立项等前期手续已完成。

  据统计,不考虑因为保护文物而额外增加的拆迁费用,5号线专门针对保护文物所花费的工程措施费达2.1亿元。

  文保审核程序

  国家文物局表态“暂不同意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将直接影响到这条线的开工和建设计划。

  基本不会对地下文物有影响

  “能绕过文物的肯定会绕道走”

  此前公示的南京地铁5号线环评报告指出,南京地铁5号线周边200米范围内的文物保护单位一共有183处,项目影响的地上文保单位有25处,包
括南京明城墙、朝天宫、原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旧址和挹江门城墙这4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据了解,5号线将下穿明城墙和挹江门城墙、原国民政府/最高法院
旧址主体,朝天宫车站进入朝天宫保护范围内,工程距离朝天宫本体最近约17米。

  5号线在与文物较近(小于50米)的线路,拟采用的“液体阻尼钢弹簧浮置板道床”为目前最高等级的减振技术手段,该减振措施已在南京地铁3号线等已运营的多条线路成功应用。分析得出结论,采取相应减振措施后可以将地铁运行时对周边文物建筑的影响控制在规范允许范围内。

  5号线的建设涉及省、市两级政府的规划、发改、文物多个部门。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扬子晚报记者透露,5号线建设已势在必行,但怎么过文物,还在方案论证阶段。但有一点各方已经达成共识,就是对于涉及到的地上、地下文物,地铁线路能绕道的肯定绕道走,如果没有足够的建设空间,不得不迎头相遇,那么建设时要拿出相应措施,上报文物部门批准。”

  地铁5号线涉及6处省级文物,需下穿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旧址主体,进入原国民政府立法院/监察院旧址、渡江胜利纪念碑保护范围,净觉寺建控范围,和记洋行旧址等。

  此外,5号线下穿南京城墙东水关——月牙湖城墙和挹江门城墙,两处地铁隧道顶部距离地面距离分别为18米和16米,满足两倍地铁隧道直径——12.4米的要求。

  该人士介绍,根据文物法和相关程序,各级文物部门将评估地铁经过文物时的影响,以及建设单位提出的化解方案。“地铁建设、运行产生的震动确实会对文物造成影响,但这个影响可通过隔离、加固的措施化解、抵消。目前规划部门已经组织过专家论证,看哪边能绕道,哪边是‘下潜’,因为事关重大,现在还没有结果。”

  环评报告还指出,该项目共涉及明代宫城及御道遗址区、东府城、南唐宫城及御道遗址区、内秦淮河两岸十朝遗存区、西州城和晋西陵等6处地下文物保护区。

  建成的南京地铁3号线,有两处下穿南京城墙(玄武湖段、雨花门段),文物部门一直在收集振动实测数据。同济大学结构工程与防灾研究所完成的南京地铁3号线沿线古建筑振动影响测试报告,得出“5号线建设中采取3号线成熟应用过的减振方法后,可以将地铁运行时对穿越的两段南京城墙的影响控制在规范允许范围内。”

  “先立项再文保”变成“先文保再立项”

  地铁线下穿明代宫城及御道遗址区约620米,区内设置光华门站;下穿东府城约500米,区内设置大中桥站的出入口;与南唐宫城及御道遗址区相切;与内秦淮河两岸十朝遗存区相切,区内设夫子庙和三山街站;与西州城相切,区内设置朝天宫站;与晋西陵相切,区内设置云南路站。地下文物的埋藏深度在地
下8米,与项目隧道顶部距离在4-17米之间。

  目前从地铁5号线施工方案看,经过的6处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的非站位区段施工,基本采用盾构法施工,盾构顶部距地表大部分埋深在12米以下,距地表最近的埋深为9.027米。根据目前掌握的这六处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基本情况看,最深的六朝文化层距现地表基本不超过8米,且5号线经过的六处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大多不在核心区域,施工方案也已充分考虑减小对周边土体的扰动。经过六处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的盾构区间基本不会对地下文物产生影响。

  该人士透露,地铁线路如何经过文物,并确保文物的安全,建设单位的方案要交给国家文物局审批,通过以后,国家发改委才能正式立项南京地铁5号线工程。“这种程序与以前的做法不同,把文物审批提到立项之前,在保证文物安全方面,可以说是史上最严的一次。”

  三点解读

  此外,处于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内的站位区段,施工将采用明挖法,依照相关文物保护法规,这些明挖施工区段,施工前需要先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发现文物将及时予以保护处理。

  他解释说,以前程序是:涉及到文物的重大工程,一般经过省发改委通过后,直接提交到国家发改委。工程立项后,才由国家文物局审核。“比如建地铁线怎么经过文物,国家文物局不参与决策,如果在已经确定的工程方案中发现问题,最多能做的就是修改,亡羊补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暂不同意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选线规划设计方案和文物影响评估报告需做补充和修改

  南京地铁5号线 涉及哪些文保单位

  但在5号线所采用的新程序中,由国家文物局审批涉及文物的各个具体段落工程,如果不认可,就要将方案打回地方政府重新修改,直到通过为止。过了国家文物局这一关,才能交到发改委审批,进入工程正式立项的环节。“国家文物局来把关,可以排除不必要的干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涉及省、市、国各级文物,以前是由对应的各级文物部门把关,现在对于5号线涉及的文物,省、市文物部门通过方案后,国家文物局还要再审核。”

  暂不同意并非否决规划

  南京地铁5号线南起吉印大道,北至方家营,贯穿江宁与主城片区,线路全长37.4km。线路在主城内沿大光路、建康路、升州路、莫愁路、上海路、云南路、中山北路走行。

  对于该人士的说法,扬子晚报记者还向一位参加过5号线文物保护论证会的文物专家求证。这位专家予以确认,“确有其事,比南京此前建设地铁线,确实是前所未有的严格。而且重大工程将文物安全审核放在正式立项之前,在全国范围内是第一次采用,5号线开了先河。”

  不反对经过25处文保

  经系统梳理,沿线涉及文物行政部门审批的不可移动文物共计22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南京城墙、朝天宫、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旧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国民政府立法院监察院旧址、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旧址、渡江胜利纪念碑、净觉寺、天朝总圣库英王府遗址、和记洋行旧址),市级文物保护单位7处(淮清桥、天后宫、朱状元巷清代住宅、大中桥、基督教百年堂及宿舍旧址、原中华邮政总局旧址、下关火车站),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6处(明外郭城遗址、京苏风味店旧址、五条巷6号民国建筑、大方巷7号(1-8)民国建筑、大方巷9号民国建筑、大方巷2号民国建筑)。

  ■专家评价

  国家文物局在《关于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的意见》中提出两点。第一点是“暂不同意南京地铁5号线选线规划设计方案”,原因在于第二点所说的——“选线规划设计方案”和“文物影响评估报告”需做补充和修改。

  此外,地铁线路还进入6处南京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

  希望这个做法能常态化、制度化

  “这并不是否决5号线选线的规划,而是要求对之前上报的方案内容做进一步补充,所以先将方案打回地方修改,完成后再进行上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事实上,从《意见》的表述不难看出,其实5号线的选线已经大致被认可。

  记者 张可

  记者把这一消息告诉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这位国内文保领域的顶尖专家也同样表示认可。他认为,严格评估建设工程对文物的影响,5号线的做法是目前最佳的方式,虽然国外已实施多年,但国内是没有过的,体现了当前城市发展的一种新常态。“这符合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原理,因为未来新的建设更快、更新、更便捷,文化遗产也相应的越珍贵,所以把保护文物作为城市发展建设的前提。”

  此前披露的南京地铁5号线工程环境影响评价书介绍,地铁途经25处文保单位,穿越6处地下文物保护区。在此次国家文物局下发的《意见》中,没有
对任何具体涉及的文物保护单位或地下文物保护区提出要求。知情人士认为,这就意味着,国家文物局在审阅了对相关文物点的保护措施方案后,已经基本同意了5
号线的大致选线规划。“国家文物局同意5号线的工程经过25处文保单位,5号线不会因为遇上某一处文物点而大范围绕道了。因为国家文物局已经基本认可了,
在相应的保护措施下,地铁可以近距离经过文物。”

  贺云翱还提出,5号线的做法应该成为现阶段一个标杆。“文物安全审核前置”更应该继续贯彻下去,作为一种制度,在每一次重大建设工程中,为文化遗产保驾护航。

  地下隧道穿越古城墙或护城河地段需严格控制隧道顶部至地面的距离,应不小于两倍地铁隧道直径

  ■相关新闻

  用3号线技术测城墙振动

  南京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上周成立

  达标方案才能过

  10月15日,南京市正式成立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委员会由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黄莉新任名誉主任,市长缪瑞林任主任。

  国家文物部门的《意见》,对5号线的方案提出了哪些修稿要求?

  32位来自全国的规划、建筑、文物、历史文化方面的顶尖专家学者,成为专家委员会的成员。规划、建筑方面的专家有: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筑系教授张杰、南京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童本勤、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董卫教授、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陈薇教授、南京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汪永平等。

  据了解,首先是对地铁隧道下挖深度的要求,包括“地下隧道穿越古城墙或护城河地段需严格控制隧道顶部至地面的距离,应不小于两倍地铁隧道直径。”

  历史文化方面的专家有: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南京著名文史学者薛冰,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夏维中,南京明城垣史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杨国庆等。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在此前通车的南京地铁线路中,3号线与南京城墙的关系密切。文物部门已经建立了相关的监测平台,3号线运行对城墙产生的影
响可以形成实时数据,可依次采取保护措施。国家文物局在《意见》中也提出,5号线要参照“已建成线路运行对文物产生的振动影响监测数据,特别是对南京3号
线穿越古城墙地段、距离轨线30米以内的振动速度进行监测分析”。

  这就是说,实时监测3号线所得到的数据,将作为分析的标本,来测算5号线涉及文物(包括南京城墙和其他古建筑)减振措施的实际效果。只有5号线的测算结果达标了,方案才能通过。

  论证拟采取减振措施,在解决长期微振动问题上的针对性和有效性,特别是距轨线较近(小于50米)的文物点

  别造成轨道沿线文物

  “看不见”的破坏

  国家文物部门的《意见》特别提到,方案要求地铁运行对文物的长期影响做充分评估,并采取保护应对措施。例如“论证拟采取减振措施,在解决长期微
振动问题上的针对性和有效性”,特别是对距离轨线较近(小于50米)的文物点,以达到《古建筑防工业振动技术规范》的相关文物安全要求。

  这位知情人士介绍,这就是要求5号线的运行,不仅要考虑现阶段的对文物的影响,还要保证经年累月的轨道震动下,对沿线涉及文物不会造成“看不见”的破坏,要达到相关的技术标准要求。

  对比着看

  地铁建设方说:

  原计划12月份开工

  建宁路站工期悬了

  据了解,南京地铁5号线建宁路站计划年底启动建设,该站位于新建的下关大街。

  相关负责人介绍,地铁5号线试验段是结合道路建设与周边开发,本着先地下、后地上的原则,将与下关大街一期建设同步进行,以减少对城市的影响,节约投资,试验在长江漫滩复杂地质中施工工法等。

  如今国家文物局明确发声,这一试验段工程是否如期开工,目前尚未有明确说法。

  如无法全面开工

  恐影响2020年通车

  南京地铁建设方相关人士介绍,5号线全线正式启动建设后,山西路站、夫子庙站等标准地下二层车站结构将用18到28个月完成,上海路站、云南路站等标准地下三层车站结构则需要30个月完成。根据工程计划,今年年底开工后,2020年建成通车。

  业内人士介绍,如果国家文物局的报批工作就此陷入僵局,这条线就无法正式全面开工。此前的南京地铁3号线和目前在建的南京地铁4号线,均未能按预定工期完成。针对国家文物局的意见,南京地铁5号线是否会做出线路调整?南京地铁建设公司方面昨日未就此做出回应。

  专家学者网友说:

  “先文保”应成制度

  修改后方案需关注

  此前扬子晚报独家报道,南京地铁5号线由于涉及多处文物,线路须先报国家文物局批。由此前“先立项再文保”变成“先文保再立项”,同时由国家文物局对沿线涉及的国、省、市各级文物的安全“一揽子”监管,这种模式在国内首次实施。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认可这种“文物安全审核前置”,他认为应该作为制度,在每次重大工程中为文化遗产保驾护航。

  此次国家文物局将5号线选线方案打回地方修改,江苏省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丁进表示,“希望国家文物局继续坚持对方案严格审核,方案修改后再次上报的结果,需要公众关注监督。”还有网友表示,“国家文物局别放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