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流浪,远去的风景

图片 6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和小伙伴一路上边走过聊,谈到了很多事情,也想起了那些年大家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一起哭笑的儿时岁月。走进儿时的校园,和小时候差别很大,曾经美丽的校园早已破败不堪,白墙脱落,门窗毁坏,水迹斑斑,高墙露出了裂痕,犹如历经岁月冲刷地老人的脸庞。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嬉戏打闹的土质操场,如今成为私人开垦种地的菜园,几簇几簇的绿叶没有生机的低着头,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枯萎。校园经过几般变迁,很多地方都已杂草丛生,枯枝乱漫,没有了朗朗书声,没有了欢声笑语,没有了如初的书香,更没有高亢激昂的童年朝气,有的只是离散,只是破败,只是荒凉与落寞。我们站在校园门口,一个荒凉孤寂的地方带走了儿时的记忆,带走了一张张可爱的面容,更带走了那一段早已逝去了的永远的纯真无邪、稚真烂漫的童年。我不回忆,只是怀念。【文心人/文】

2015年10月3日 深夜

可是现在,我犹豫了,有些迷茫。

家乡其实还是家乡,只是退耕还林那么多年,只是多长了一些树木而已,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是,现在农村很少烧柴火,而是给用煤球了,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家再去砍柴了,因此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田埂和和山头了;山上的野草长得很茂盛,原本有的路,现在因为野草的疯长,基本上没有路了;有人说走的人多了,所以也就有了路,可是没有人走的地方,也就再也找不到路了。

一路上,我想起了摘过的山花,想起了爬过的大树,那些路,是我一脚一脚反复踏过的路,那些山,是我一步一步反复走过的山,那些水,是我一捧一捧反复饮过的水;那些花儿与蝴蝶,小虫与泥巴,伴我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走到了家乡的山谷与山湾,走到了田野与水塘,走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大山深处,草木丛生,几间土屋静静的立在山谷间,有的已经消失,有的已经倒塌,有的摇摇欲坠,几片黑瓦安静的躺在开始腐烂的屋架,似乎马上就要落下。屋前的场地,屋后的水沟,都已经不见形迹,被又长又厚的杂草覆盖着。池塘里积满淤泥,塘岸被水冲洗的没有弧度,儿时踏过的脚印早已被野草掩埋。望着水田,留下的是被割过的稻杆,不远处的一位老妈妈正俯身割着稻子,慢慢的向田里面移动,她勤劳的身躯映照出这是个农忙的季节,也许她是幸福的,也许她是无奈的。山湾的周围是几座紧密相依、延绵不断的大山,有的山上长了几块树林,有的山上是漫山的野草,而有的山上却只长着几棵相互依靠的孤树。大山与树林,蓝天与田塘,一切生物就这样孤寂的、无声的共存着。【文心人/文】

小时候,是一杯纯净甘甜的泉水,长大后,是一杯苦中带涩的咖啡,人老了,是一根枯黄弯倒的干草,百年后,是一捧融入大地的净土。人的一生总是这样,小时候是一生中最稚嫩、最纯真、最无邪、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长大后,我们读了很多书,学了很多知识,懂得了很多道理,更知道怎样与社会和人群相处。然而,我们却渐渐迷茫,开始不安,不快乐,开始在异地他乡漂泊流浪,开始变得沉默、严禁、成熟和老练。家乡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童年也跟随着岁月的车轮流逝了,以至于有些人对家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对童年的记忆越来越遥远,到最后忘却了故土,忘却了家园。我想,这毕竟是少数吧。一位诗人曾经说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因为,人还是有心的,人还是怀旧的,人还是不忘本的。

自从妈妈走后,总觉得自己没有家了。

其实心里总是有很多故事的,但是时间的流逝,人慢慢的老去,有些事情也就忘却,因为忘却,记忆也就慢慢的变淡,有时候也就变得素然无味了。小时候家乡的风景在记忆中,也就是光秃秃的山,光秃秃的田埂。

十月金秋,天高气爽,万里晴云,阳光依旧灿烂,大地慢慢褪去了夏天的颜色,迎来了金色时光。十月,迎国庆,赶农忙,收果实,是一年中农民最满足、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十月,我离开武汉,回乡探亲,一路上思绪万千,沉重之感涌上心头。【文心人/文】

一路上,我想起了摘过的山花,想起了爬过的大树,那些路,是我一脚一脚反复踏过的路,那些山,是我一步一步反复走过的山,那些水,是我一捧一捧反复饮过的水;那些花儿与蝴蝶,小虫与泥巴,伴我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走到了家乡的山谷与山湾,走到了田野与水塘,走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大山深处,草木丛生,几间土屋静静的立在山谷间,有的已经消失,有的已经倒塌,有的摇摇欲坠,几片黑瓦安静的躺在开始腐烂的屋架,似乎马上就要落下。屋前的场地,屋后的水沟,都已经不见形迹,被又长又厚的杂草覆盖着。池塘里积满淤泥,塘岸被水冲洗的没有弧度,儿时踏过的脚印早已被野草掩埋。望着水田,留下的是被割过的稻杆,不远处的一位老妈妈正俯身割着稻子,慢慢的向田里面移动,她勤劳的身躯映照出这是个农忙的季节,也许她是幸福的,也许她是无奈的。山湾的周围是几座紧密相依、延绵不断的大山,有的山上长了几块树林,有的山上是漫山的野草,而有的山上却只长着几棵相互依靠的孤树。大山与树林,蓝天与田塘,一切生物就这样孤寂的、无声的共存着。

虽然,现代交通很发达,早上出门,能赶到家里吃晚饭。然而,有时候就是会有那样一种感觉:回不去了,是真的回不去了。所有的一切,只有在梦里,还是原来的样子,很遥远,但是一点也不模糊,很亲切,亲切得就像老屋厨房门口放着的椅子上那光溜溜的靠背,忍不住想要去触摸。

家乡那个时候是可以感受到枯藤老树昏鸦的,可以看到牧童在牛背上晃悠的,只是没有牧笛而已,小桥流水人家也是有的,但是想书画上的那么精致的小木桥是没有的,别的地方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我的家乡是没有的,去外婆家是要过一座木桥,但是也就是一个用马钉固定的木桥,简简单单的,走在桥面上,人直晃悠。

在那延绵的群山之中,有条无尽的路,如果一直走下去,会走过我们的童年,走过我们的少年,走过我们的青年与壮年,也许走过一生都没有尽头。走在山路上,我们还是回头了,因为远方太遥远,山路太漫长,我们走不过青山,走不过岁月,只能原地而返。下山回到山湾,几位老爷爷老奶奶还坚守在苍凉、深幽的大山,还在尽力的守卫着快要逝去的家园。我们到老爷爷老奶奶家里问好,跟大家闲聊了几句,他(她)们格外的高兴,也问了我一些事情,露出久违的笑脸,虽然历经沧桑,但是依旧质朴如初。随后,我们就原路返回。【文心人/文】

在那延绵的群山之中,有条无尽的路,如果一直走下去,会走过我们的童年,走过我们的少年,走过我们的青年与壮年,也许走过一生都没有尽头。走在山路上,我们还是回头了,因为远方太遥远,山路太漫长,我们走不过青山,走不过岁月,只能原地而返。下山回到山湾,几位老爷爷老奶奶还坚守在苍凉、深幽的大山,还在尽力的守卫着快要逝去的家园。我们到老爷爷老奶奶家里问好,跟大家闲聊了几句,他们格外的高兴,也问了我一些事情,露出久违的笑脸,虽然历经沧桑,但是依旧质朴如初。随后,我们就原路返回。

依然是在梦里,才能回家。

家乡原来在学大寨的时候,也搞了三光政策,那时候,田埂上是光溜溜的,因为公社是这样要求的,当然也没有搞到牛吃的草也没有的地步;那时候,村子里的风景就是绿白黑红,这么几种颜色,最多也就是有些花布彡,而且花纹就是大红花和碎花布为主,但是城里人就不是这样了,因为那时候的农民基本上穿卡其布,没有别的什么布料。

走在大山之中,看那交错的杂草,渐渐变的枯黄;走在丛林之中,看那若隐若现的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踏上儿时的脚步,寻找那些消逝的痕迹,寻找那一处绿树凉荫;回望儿时的游戏,给人一种幸福,一种疼痛,一种无奈。记得小时候,大家一起牵着牛儿在山岗漫步,一起在丛林之中、山岗之上你追我跑,你躲我藏,一起在树林里采蘑菇,摘野果,放慢脚步,哼着无名曲,自由的行走在大山之中。我站在山顶,向下俯望,山湾中的田野、土屋、小径、水塘都隐约出现在眼前,只是没有了当时阡陌交通的模样。眺望远方,那一座座、一叠叠的大山在雾中静静的侧卧着,不知道它们沉睡了多少年,也许千年、万年,也许是光年。【文心人/文】

走在路上,走在异土他乡,我思恋故土,思恋家园,思恋那生我养我的大山。因为,忘却家乡,怎么流浪。

家,必须是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土砖砌的老房子,白色的墙,黑色的瓦,油光铮亮的水泥地面,偶尔还有几个坑。破旧的柴火灶,新买的煤球炉,大铁锅,黑夹钳。四方的八仙桌,长条的大板凳,熏腊肉,火焙鱼。架起来燃烧的木柴,围成圈的一家人,慢慢聊,大声笑。

其实最值得回味的就是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水是那么的清澈见底,可以看到水里面摇曳的水草,和在河里面游荡的鱼,还有就是一年四季总是那么分明,该下雪的时候,呼啦啦的就是一场大雪,然后满世界就是皑皑的白雪铺满大地,没有间隙,也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这个时候,才能真正体味到地上本没有路,因为走得人多了,所以成了路;我记得小时候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打开门,外面的积雪就往窝子里呼呼的倒下来。那一年的天气应该是很冷的,因为村妇洗衣服的时候,必须用铁榔头炸开冰块,才可以见到水。至于冷到什么程度,因为年龄关系,所以这么多年的感觉也就没有了。

图片 1

我和小伙伴一路上边走过聊,谈到了很多事情,也想起了那些年大家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一起哭笑的儿时岁月。走进儿时的校园,和小时候差别很大,曾经美丽的校园早已破败不堪,白墙脱落,门窗毁坏,水迹斑斑,高墙露出了裂痕,犹如历经岁月冲刷地老人的脸庞。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嬉戏打闹的土质操场,如今成为私人开垦种地的菜园,几簇几簇的绿叶没有生机的低着头,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枯萎。校园经过几般变迁,很多地方都已杂草丛生,枯枝乱漫,没有了朗朗书声,没有了欢声笑语,没有了如初的书香,更没有高亢激昂的童年朝气,有的只是离散,只是破败,只是荒凉与落寞。我们站在校园门口,一个荒凉孤寂的地方带走了儿时的记忆,带走了一张张可爱的面容,更带走了那一段早已逝去了的永远的纯真无邪、稚真烂漫的童年。我不回忆,只是怀念。

若干年后,有一天,父亲在电话里说,刚才看电视新闻看到台儿庄古城里,很多老百姓观看民俗表演,庆祝新春佳节。我想,那时候父母家人的心情也跟我当初一样吧。这个地方很远,但是有我们想念的人。

图片 2

编辑荐:走在路上,走在异土他乡,我思恋故土,思恋家园,思恋那生我养我的大山。因为,忘却家乡,怎么流浪。

通常是在周末或者暑假,和妈妈一起去池塘边洗衣服,来回的路上,专挑这种小菊花,我喜欢长长短短地折一大把。回到家,找一个外形漂亮的罐头瓶,或者是酒瓶,装上水,把花插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窗前的旧书桌上,鼻子凑过去,闻一下。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这束小花儿上面,这个世界,顿时也变得温暖柔和起来。

图片 3

十月金秋,天高气爽,万里晴云,阳光依旧灿烂,大地慢慢褪去了夏天的颜色,迎来了金色时光。十月,迎国庆,赶农忙,收果实,是一年中农民最满足、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十月,我离开武汉,回乡探亲,一路上思绪万千,沉重之感涌上心头。

十八岁离开家乡求学,从此以后,家乡就成了故乡。等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一系列仪式完成之后,家乡更是成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走在路上,走在异土他乡,我思恋故土,思恋家园,思恋那生我养我的大山。因为,忘却家乡,怎么流浪。

走在大山之中,看那交错的杂草,渐渐变的枯黄;走在丛林之中,看那若隐若现的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踏上儿时的脚步,寻找那些消逝的痕迹,寻找那一处绿树凉荫;回望儿时的游戏,给人一种幸福,一种疼痛,一种无奈。记得小时候,大家一起牵着牛儿在山岗漫步,一起在丛林之中、山岗之上你追我跑,你躲我藏,一起在树林里采蘑菇,摘野果,放慢脚步,哼着无名曲,自由的行走在大山之中。我站在山顶,向下俯望,山湾中的田野、土屋、小径、水塘都隐约出现在眼前,只是没有了当时阡陌交通的模样。眺望远方,那一座座、一叠叠的大山在雾中静静的侧卧着,不知道它们沉睡了多少年,也许千年、万年,也许是光年。

图片 4

空余之时,我和儿时的伙伴一起回到我的老家,去重温那段快乐无邪的童真岁月,去感受那段深居大山的清幽时光,去领悟那种幸福与痛苦、快乐与哀愁、简单与复杂、放弃与坚守、生存与希望、质朴与纯真的大山情怀!【文心人/文】

吴金明.蕲春

不管是去上学,还是去池塘边浣洗衣服,都必须要经过那一片稻田。田埂不宽,也不窄,就算是在上面跑步,也是稳稳的。田埂中间因为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是田埂两边,总是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草,狗尾巴草,车前草,鱼腥草,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儿的。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种小小的野菊花。绿色的树干,绿色的细长的叶子,浅紫色的小花瓣,中间是一簇簇的黄色的花蕊。极其普通,却又极其可爱。

小时候,是一杯纯净甘甜的泉水,长大后,是一杯苦中带涩的咖啡,人老了,是一根枯黄弯倒的干草,百年后,是一捧融入大地的净土。人的一生总是这样,小时候是一生中最稚嫩、最纯真、最无邪、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长大后,我们读了很多书,学了很多知识,懂得了很多道理,更知道怎样与社会和人群相处。然而,我们却渐渐迷茫,开始不安,不快乐,开始在异地他乡漂泊流浪,开始变得沉默、严禁、成熟和老练。家乡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童年也跟随着岁月的车轮流逝了,以至于有些人对家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对童年的记忆越来越遥远,到最后忘却了故土,忘却了家园。我想,这毕竟是少数吧。一位诗人曾经说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因为,人还是有心的,人还是怀旧的,人还是不忘本的。

空余之时,我和儿时的伙伴一起回到我的老家,去重温那段快乐无邪的童真岁月,去感受那段深居大山的清幽时光,去领悟那种幸福与痛苦、快乐与哀愁、简单与复杂、放弃与坚守、生存与希望、质朴与纯真的大山情怀!

以前总喜欢说远方我的家,我的家在远方。

笔名:文心人

远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和先生初识的那年春节,我正在家里二楼面北的窗户旁复习英语准备考试,一旁的收音机在播放新闻。突然,听到收音机里闪过十亩榴园,闪过那笔头写过很多次的地名,那一刻,莫名地激动,那是多么熟悉却又遥远的地方。

故乡

看到一句话,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而今,家乡成了我远方的故乡。敲出故乡这两个字来的一瞬间,恍惚间突然觉得这个乡字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盯着它看了半晌。

还有屋顶的炊烟,门口的稻谷,远方的田野。厨房忙碌的妈妈,田里耕耘的爸爸,门口扎堆玩的哥哥们,还有一个黄头发的小姑娘,最喜欢坐在门口的桔子树上。

图片 5

其实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远方而今已成了我现在的家乡。世事难料,有些当初你以为到不了的地方没准后来就到了,那么,回不去的地方呢?那是真的,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了,就是回去了,也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图片 6

她们都去了远方,再也回不去了。

到不了的地方就是远方。

而今,那片田野还在,田埂却只是田埂了。上学的孩子们都已经不用步行去上学了,洗衣服的妈妈们也不用再去池塘边手洗衣服,没有人再经过那儿。当年采花的小女孩儿已经长大了,提着水桶去洗衣服的妈妈也不在了。

昨晚,偶得一梦,梦里不知身是客,错把他乡当故乡。

夏天的时候,出去跑步,在路边看到那种小小的野菊花,欣欣然采了一束回家,插在花瓶里,就像小时候一样,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窗前的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