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不到的校园,刻下来的幸福时光

编辑荐:追忆那些年我们纯真的年少,只是似乎只可追忆,却再也回不去了。那些年单纯的岁月,好像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第八章
在那个寒假里面,我和微微很多次站在我们的高中门口。在他们放学的时候,我们就那样安静地站着,看着无数穿着校服的孩子顶着笑容满面的脸从我们身边经过。
我突然想起《花眼》中那两个长着白色翅膀的天使,别人看不见他们,他们却总是安静地站在人群中,看谁的额间出现了红星,那么那个人就恋爱了。
学校还是那个样子,我们曾经的年轻气盛全部散落在这个地方,散落在那个湖边的树阴下,散落在综合楼的画室里,散落在钢琴房,散落在教学楼三楼中间的那间教室,散落在那个已经破旧的羽毛球场,散落在人潮汹涌的食堂,散落在那个已经消失搬迁的小卖部,散落在不知名的角落,唱着哀伤的歌。
我对微微说我们以前居然从来没有认真地穿过校服,总是不断地躲避老师的检查,穿着自己觉得好看的衣服在校园里横冲直撞。我突然很想看看自己穿着校服,拿着球拍,汗水从短头发上一滴一滴掉下来的样子。
风突然吹过来,我和微微的长头发凌乱地飘起来。我们的头发都做过离子,我觉得我们像在拍一支洗发水的广告。我告诉了微微,微微就笑了。我也笑了。
我望着那些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的陌生而淡漠的面容,却再也看不清楚,我无法看到谁的脸上可以弥漫出我想要的繁花似锦,我想看的地老天荒。
可是我可以看见旁边的微微,我看见她淡漠的面容下面是条湍急的河。河水呜咽成苍凉的提琴声,穿越黄昏时冗长冗长的巷道,穿越烈日下纤细的绿色田野,穿越繁华城市的石头森林,穿越我们背着书包奔跑的背影,穿越我们单车上散落的笑声,穿越明明灭灭的悲喜,穿越日升月沉的无常,穿越四季,穿越飞鸟,穿越我们的长头发,然后凌乱地在我们脚边撒落了一地的碎片。
是谁说过,我们的心,早已死在最繁花锦簇的时刻。 第九章
我的生活一如既往,很多的朋友,很明亮的生活,只是越来越深信一句话,越是明亮的地方,越是会产生最暗的阴影。
生活突然进入一种忙碌的节奏,每个周末会往全国各个地方飞。我的耳朵突然开始习惯飞机起飞、降落时巨大的轰鸣声,习惯飞机上难吃的饭,习惯躺在九千米的高空做白日梦。
以前我曾经许愿,我说以后我要走很多的路,看很多的风景,我要把曾经在地图上看过的地方真实地踩在脚底下。而如今,我真的是走了很多的地方了,以前没去过的现在都去了。我想我应该可以释然了。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难过?
我在上海,悠闲地生活,学着编导方面的东西,期望着有天我可以拍出让人泪流满面的作品。空闲的时候我会去图书馆,在一排一排长长的书架里找那些厚厚的落满尘埃的专业书。看怎么调度场景,看怎么布置灯光。图书馆有很多巨大的玻璃窗,望出去,是不断起落的飞鸟。有时候我闭着眼睛就开始想像那些飞鸟落下的浅灰色的羽毛轻轻地覆盖在我的瞳仁上,于是我想起小A的浅灰色的瞳仁。
想起那棵在我记忆里面一直飘零的樱花树。在明亮的阳光里,不停伤逝。
有时候在宿舍下面的凉亭里吃西瓜,蹲在栏杆上,几个朋友在那里随便地说话,讲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做一些可有可无的表情,于是我想日子就这么过了。
然后突然想起项斯微说过的话:我总是在我的十八岁缅怀我的十七岁,而在我十九岁的时候又会缅怀我的十八岁。
想起鲁迅说过的: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时间煮雨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毕业前渴望着能早点工作,而工作后又幻想着能重回校园,而这样的矛盾也同样降临在我的身上,我也不知道我何时能学会放下,学会什么年纪做什么事,但现在的我,依然憧憬着、盼望着能重回校园。

       
那年夏天,天空很蓝,我们肩并着肩漫步在校园,望着远处的天空,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心里默念着自己的梦想,并扬言一定要实现它。

亲爱的自己:

每当我西装革履地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我迷醉的目光,不是被穿着入时的摩登少女、姹紫嫣红的霓虹灯、芳香四溢的街边小吃等吸引,而是被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所诱惑,他们稚嫩又白净的面庞,再配上清纯而朴素的校服,实在太过耀眼,仿佛一束又一束从地底喷出的清泉,让人一望就生出怜爱之情。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逐梦的征途,开始了我们人生中那段难以忘怀的奋斗时光,这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它却是属于我们最美好的青春时光。

我用未来,邮寄给现在的你。

有时,路过紧闭的校园门口,总想悄悄溜进去,看看那些水葱似的孩子,都在做些什么,这份好奇一直刺激着我,使得我每次经过校园,总爱伸长脖子,朝着围墙里的繁华世界张望,有时会看到碧绿的操场上,零星几个学生正在跑步,而操场那头的篮球架下,一群虎虎生威的小伙子正在你追我赶地切磋球技,而教学楼里,却成了触碰不到的谜题,由于茂密的树影遮掩,让我看不分明,只得悻悻然离去。

       
又是一年的夏天,天空依旧很蓝,它不得不让我们想起三年前刚刚踏进校园的自己,也不得不感叹时光的流逝,而我们也从稚嫩一步步走向成熟。我们用纸条写下我们的梦想贴在教室黑板的心愿墙上,期待着它能够实现,午后的阳光以往都是刺眼的,然而那天我却感觉到它是那么的柔和,倾洒在斑驳的课桌上,或许是我将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所以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庞,眼眶不禁湿润,因为下一个夏天我们将要天各一方。再也不会有那么一群人坐在一个教室里一起努力,我们写过许许多多的试卷,最后也是因为一套试卷把我们分开,也许这就是青春吧,总是充满着离别与相遇。

校园的古树还是那样挺拔,校门口的门还是那样半敞开着,校园的操场上是否又会有一群群学生在跑道上散发着青春的味道?梦里有我的初中校园,如此倾心,如此动人,校园的小道上,有柳树遮掩缠绕,有新燕呢喃细语;校园的一切一切都如此熟悉,仿佛又重回我珍爱的校园,又重新上了一堂我最爱的语文课;校园,我最近总会梦见你,这是为什么?难道说,我与古人冥冥之中相互契合,都开始学会思念了?不,思念触手可及,而我对你,貌似已是怀念。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逮住了这样的机会,一次我一个朋友,为了去拿他弟弟的车钥匙,得去校园找他,我顺道和他一起,也溜进了校园,我们和门卫讲明来意后,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曾经那般熟悉的高中校园,由于是晚自习时间,校园里静悄悄的,只有高大的教学楼像个巨大的发光体,发出白银银的光,道旁两侧的椰树长得很高,巨大的叶子像极了一把撑开的巨伞,遮住了融融月光。

     
后来发现,有人约好去了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大学,想当老师的学了建筑,当初想离家远的却选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城市,或许是怕以后太想家了吧,真正的坚持了当初自己的梦想的人寥寥无几,不知道是我们背弃了梦想,还是梦想背弃了我们,可是无论怎样我们用了三年的青春做赌注,我们没有资格去后悔,能做的只是背负行囊继续前行,还记得去年的那场聚会,当有人问起,你们的校服还在吗,那可是我们三年的青春啊,三年的青春,是啊,校服已经不再简简单单的是校服了,我们寄予了它三年的回忆,它也陪我们走过了三年的青春,在那场聚会中,能喝醉的都醉了,玩的尽兴好,因为下一次聚会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最终,如此强大的内心被你那温柔的书香的气息轻轻击碎,最终还是抵不过对你的依赖,启程去看你。上天还算眷顾,能让我在怀念你时还能再一睹你的风采,虽然已事物皆非,但只要能再远远的望你一眼,也好。

不一会,叮铃、叮铃、叮铃,下课铃声响起,顿时安静的教学楼,变得热闹起来,一群穿着海蓝色校服的男孩女孩,冲下了楼梯,来到自动贩卖机旁,买饮料,而我和朋友穿过汹涌的海浪,向着五楼走去,一路上与一个个稚嫩的面庞擦肩而过,我呆呆地望着他们,他们也好奇地望着我,至此我才发现我的不同,因为我穿着修身的破洞牛仔裤,再配上干练的皮衣,使得我在浪花似的高中生里,像极了一条鱼,又或者像极了一片枯叶,显得如此突兀。当我们终于来到了五楼,在外面透气的男男女女,用诧异的眼神望着我,看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我微微把头侧向一边,用余光瞟了一眼教室,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很多座椅,而桌子上垒着高高的书籍,这样的场景,多像我曾经生活和奋斗过的战场啊,只是如今战士已经退役,战场让给了新兵。

       
那段美好的时光就让它静静的淌在回忆的长河中,时不时的可以舀一瓢细细回味,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那些曾经暗恋过的人,曾经一起疯的人,曾经刷过的试卷,那些曾经的曾经……或许就在我们今后的日子里被我们渐渐的遗忘,当再提起时却依旧有一种满足与快乐感,虽然模糊但是它永远在我们记忆的某个地方,从不曾消散……

伫在校园门外,静静地,以一个外人的心境来看你,是否有些凄惨?时过境迁,往昔的校园就算无太大的变动却早已经变了,你看,就算守门的大爷依然慈祥的为我敞开大门,我是不是也回不去了?我已经回不到当年的风华正茂了;你看,就算我当年深深敬重的语文老师一如既往的对我说要好好学习,我是不是也已经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回不到当年的好好学生了。

我带着几分流恋、几分惶恐、几分心酸,离开了充满回忆的高中校园,我霎时发现一个问题,我是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曾经的高中校园了,那些美好的场景,只能成为永远的回味和怀念。

       
有一种青春叫做再也回不去去青春,也有一种青春叫那些只属于我们的青春……愿时光中的我们依旧静好……

伫在门外一个人乱糟糟地回忆那么多,忽然觉得,我又有什么资格来嫌弃你的变化?我自己,不也亦如此?我也变了,不在是以前那个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稚气的蓝白校服,匆匆走在校园的小径上的女学生了。
当校服变成华丽的衣裳,当球鞋变成高贵的皮鞋,当初的校园还是那个校园,而当初的我,已不是现在的我了。这样想来,竟有了一些伤感?

人得一路向前,不能因为此处风景绝妙,就从此驻足不前,因为人生处处有风景,说不定还有更美的明天,在前方静悄悄地等待着我呢。

迈着沉重的步伐又一次踏上校园的路,看着脚下,何时?校园的水泥地被铺上了石砖?这样想着,竟然少了些自然的味道。曾记得,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是操场,却看到了新建的图书馆,心里淡淡地失落了一把,失意地向前走着,人总是要向前的,可难免,某天又会像我一样,想起了过去的什么,就有停下来希望回到过去,而事实总归是不可完成的。

怀旧不可怕,一直停留在原点才可怕,过去的就让它随风飘散,该来的就让我用微笑去迎接。

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这里——我曾经最爱的教学楼。还好还好,总归还有一处可以让我好好回忆。走进楼里,竟然差点与一个急忙外出的女学生相撞,她惊慌地喊了声老师好,我呆呆地立在那里,老师,老师,我那时最讨厌的名词,现在听来,心里竟蓦地一暖,老师,果真是洗涤心灵的最好物品,就算沾染了社会无数的尘埃,一句老师,就可沏俗成雅,洗尽铅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同学,往往是交集最多,记忆最深的存在。

怀着侥幸的心理上楼,心中的期待与犹豫促使我来到楼上,对于我来说,初一初二太过轻浮,初四又太过辛苦,初三,才是我最爱的。走近初三一班,偷偷地望着里面的学生,一样的稚气,却总归是少了点什么,哦,突然想起,我的同学们,如今已经毫不知去向,翻看手机,竟全是社会上的交情,竟连一个同学都没有,哎?当时老师好像是发了一张同学相互联系的电话表,我竟也给搞丢了,细细的回忆,我究竟还记得几个同学呢?竟寥寥无几,我曾经的好闺蜜,我的同桌,曾嫉妒的班级第一,曾瞧不起地班级倒数……如今想来,反而都满是思念,不知你们,现在都在哪里?是否还记得我?我们曾一起谈论未来,却往往没有未来,当我们从同学演变成了擦肩而过的路人,是否还能认出彼此?想来,只有记忆最清楚,而我们,难道不是紧靠着记忆来满足自己的思念?缘起缘尽,我们这一个班级,小小的家庭,不也是如此吗?本以为会永远在一起,而事实却是各奔东西,或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想着想着,竟有泪滴想要逃到脸上,可,为什么?只是简单地回忆,竟惹得满是忧伤!

转身,竟正对上办公室的门口,这里,曾是我出入频繁的地域,问作业,交作业,总能见到我,我每次好像都是站在语文老师身旁,看着看了无数次的语文老师的侧脸,想来竟是心酸,敬爱的语文老师,您还好么?学生有些想您了。在心里默默地说完,泪,终于还是抵不过内心无限蔓延的伤感,滑落到脸上,印过一痕痕泪迹。

来到操场,站姿英挺,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可是,算了。呼吸着校园独特的空气,是一种青春的气息,当年未觉得,当年只是盼望着放学,盼望着放假,只想逃离这所学校,而如今,却是无尽的留恋。

当年的校园,我终是回不去了!就让它随风漂浮吧!永远定格在我美好的记忆中,何尝不可?

校园,怕是用来回忆的。

我用未来,邮寄给现在的我,只愿我,不要负了这校园,万不可虚度了光阴,方可留给回忆一份美好,才能不留一丝悔恨。

现在的我

——未来的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