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公布,故宫狗闭馆后负责巡逻

图片 1

  北京商报讯 (记者 卢扬
陈丽君)中国博物馆协会官网日前发布公示,10家单位从46家参与评比的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中脱颖而出,分别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上海博物馆、苏州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观复博物馆、陕西文物复仿制品开发有限公司、南京博物院、山西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

图片 1
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国宝味道之秘色瓷莲花碗曲奇

  故宫博物院里有200多只野猫,每只猫都有名字,每天抓老鼠,俨然“大内高手”。故宫由此开发的“故宫猫”系列文创产品,深受孩子们喜爱。在5月19日召开的“文化部关于推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的新闻发布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截至去年年底,故宫文创产品达到8700多种,营业额超过10亿元。

  11月20日,包括博物馆、高等院校、科研机构、文化传媒、行业组织和管理部门等方面的11位专家,依据《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推介办法(试行)》和《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推介参考标准(试行)》,对46家单位的申报材料进行认真审核,着眼产品、机构两个维度,从文化产品的自主知识产权、博物馆文化元素的体现、可拓展性、市场认可度、性价比评估、社会影响力,以及组织机构的研发条件、专业团队、策划创意水平、市场开拓与宣传推广能力、持续稳定性、对机构的贡献率、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详加考量,以实名打分方式产生的10家入选单位。

  中新网北京12月30日电 (记者
应妮)中国博物馆协会和中国文物报社联合组织开展的首批“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名单30日在京公布,中国国家博物馆等10家单位上榜。

  “其实,故宫还有狗,每天闭馆后负责起故宫的巡逻工作,也十分敬业。”单霁翔介绍,故宫4月举办牡丹展后,随即推出了牡丹图案的狗服;今年秋天,故宫还将办菊花展,菊花图案的狗服即将上市。

  这10家单位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上海博物馆、苏州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观复博物馆、陕西文物复仿制品开发有限公司、南京博物院、山西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

  单霁翔总结了故宫文创的10条经验,第一条就是以公众的需求为导向,做实用性强的东西。比如,故宫元素的手机壳,每个月都有新产品,目前已经研发了几百种;“正大光明”充电器,是故宫的特有元素;此外,还有鼠标垫、U盘、纸胶带、酵素皂、钛金眼镜——末代皇帝戴的……单霁翔说,“‘故宫日历’去年印了28.5万册,市场销售却有100万册——70%是盗版,我们在此也要呼吁捍卫知识产权。”

  主办方介绍,推介活动启动后,共收到各地精选推荐的46家单位申报材料。来自博物馆、高等院校、科研机构、文化传媒、行业组织和管理部门等方面的11位专家,依据《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推介办法(试行)》和《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推介参考标准(试行)》,对46家单位的申报材料进行认真审核,着眼产品、机构两个维度,从文化产品的自主知识产权、博物馆文化元素的体现、可拓展性、市场认可度、性价比评估、社会影响力,以及组织机构的研发条件、专业团队、策划创意水平、市场开拓与宣传推广能力、持续稳定性、对机构的贡献率、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详加考量,以实名打分方式,产生10家入选单位。

  单霁翔强调,故宫的文创产品一定要以故宫文物的研究为基础,“故宫有1807558件(套)文物藏品,包涵历史信息,都是过去时代‘工匠精神’的体现,要把这些文物元素用到文创产品上”。比如,清郎世宁的《乾隆皇帝大阅图》中有一匹漂亮的白马,故宫将这个图案制成领带,单霁翔出国时戴着,惹来很多外国领导人“垂涎”;《雍正十二美人图》已经开发成文创套装,有美人伞、书签等。“有人告诉我,戴着朝珠耳机打手机有皇帝的感觉。据我考证,皇帝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单霁翔笑言。

  从国际惯例来看,博物馆的生存并不完全依赖政府拨款。欧洲很多博物馆一方面获得政府部分资金扶持,同时也通过门票、接受社会捐赠等来获得收入。通过为社会提供多样化、差异化的公共文化服务,赢得社会肯定,从而获得一定的发展支撑,也是博物馆解决自我生存之道的普遍做法。如,美国史密森尼研究会下属博物馆每年获得来自联邦政府的财政拨款只占到其管理经费的三分之二,其余都靠自筹;卢浮宫每年从法国政府获得的财政拨款只占到其预算的一半,缺口部分需要通过自身经营和社会捐赠来补足;大英博物馆的自身筹款则占到了其年度总收入的大约三分之一。

  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2015年,上海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等11家中央地方共建博物馆,除湖南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两家博物馆因改扩建暂时停止文化创意产品生产销售外,其余9家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产品销售额总计9700万元,平均每馆1100万元。

  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秘书长李金光强调,博物馆文化产品的开发,重在对博物馆文化产品的推广,也重在通过文化产品开展博物馆教育与传播。博物馆的文化产品开发创收并非博物馆经营管理的最终目的,而是促使其更好地发挥社会职责和教育职能的延伸手段之一。

  关强表示,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面临一定的政策障碍,主要是博物馆经营资格问题。“国有博物馆绝大多数划归为公益一类,按规定不能开展经营活动,因此博物馆开发文化创意产品的积极性受到影响和制约。此外,还有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财政投入机制、优惠政策、收入分配和激励机制等问题。”

  中国文物报社社长李耀申表示,博物馆通过研发文化产品,既为有需求的公众提供了相应的服务,又能增强博物馆自我造血功能。博物馆应通过科学发掘、合理利用博物馆的丰富资源和文化内涵,通过开发、经营文化产品,将资源转化为发展动力,使博物馆藏品“活起来”并转化为社会效益;大力发展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满足广大公众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的愿望,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文化消费需求,才能更好地发挥博物馆的文化传播渠道和公益性文化服务功能。

  单霁翔也坦言,国家大力扶持文化产业发展,但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研发并没有被纳入文化产业专项经费的范围。大多数博物馆的事业发展经费也没有将文化创意产品的研发经费列入。

  据介绍,“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将每年评选一次。(完)

  单霁翔表示,除了外部原因,博物馆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产品同质化;面对文物藏品不知道如何提取文化元素;面对可以运用的文化元素,与社会时尚的审美趣味没有完全同步;产品研发后,没有后续的市场反馈和再升级,无法形成有影响的文化创意产品系列。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务院办公厅专门转发文化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按照试点先行、逐步推进的原则,在国家级、部分省级和副省级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中开展试点,允许试点单位通过知识产权作价入股等方式投资设立企业,从事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经营。

  “但这些政策如何落地,确实还有很多路要走。”关强说,国家文物局将组织编制《博物馆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积极推动文博单位开展试点,允许相关单位依托馆藏资源,采取合作开发、授权开发、独立开发等多种方式,开展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经营。

  国家文物局于2010年、2015年指导中国博物馆协会举办了两届博物馆文化产品创意设计大赛,2015年年底开展了首届“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推介”活动,推介中国国家博物馆等10家单位为首批“全国博物馆文化产品示范单位”。

  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国家博物馆设计开发文创产品3000余款,其中拥有完全自主设计版权的1800余款。国家博物馆副馆长李六三说:“统计了4年多的销售额,单价在500元以下、具有国博文化元素的创意产品,占总销量的88%,占总销售额的70%。”

  在故宫自主研发文创的“高峰”面前,李六三表示,国博借助社会资源、网络平台来开发文创。今年1月18日,国博天猫旗舰店正式运营,把目标消费群体扩大到数亿网民。为解决设计和投资瓶颈,国博与阿里巴巴集团联合打造“文创中国”文化创意精品销售平台。

  2013年,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纸胶带被热捧成为一个现象级事件,当时原价200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2元)一盒的纸胶带,被炒到人民币98元,一度还抢不到货。“我们的确向台北故宫学习了。”单霁翔说,台北故宫院长冯明珠到北京故宫访问时,购买了我们的“朕就是这样的汉子”T恤,她说自己的儿子当年18岁,正好穿这件衣服。记者
蒋肖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