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真道凝言,道性的故事

565net亚洲必嬴 2

人以天地为生,万物皆自然,世间轮回乃天道,世间万物存于天地之间,天乃众生之道,人、畜、物、于六道之中,万物不可无,天地不可少,日月乃养生之道。

既生也,怎能不知“道”?无“道”怎有天地?无天地怎有万物?无万物怎有众生?无众生怎有诸种觉识?怎来知与不知?怎知有或没有?怎有他否己认?又何来否与认?否道若否己,何人敢否?何人否得?

2道性与物性由于道性存真极而又周备万物,所以,道性与众生性(即物性)存在着非一非异、贯通互动的关系。《洞玄灵宝本相运度劫期经》把道性视为众生成仙的种子,恰如道在万物中的“德”性。众生因道而生,道在众生中却表现为不同的“性分”。王玄览在《玄珠录》中指出:“道中有众生,众生中有道。”然而众生只是本具之“理”,并非已有“道”之实。“所以众生非是道,能修而得道;所以道非是众生,能应众生修。”众生与道之间所本能地存在的“修应”关系,恰恰表明了道性与众生性之间贯通互动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道性与物性之间互动关系的确立,不仅为道教在理论上最终找到了众生之所以能成仙的可靠根据,而且它还为人们指明了明确的修道方向,极大地增强了人们修道的信心和使命感。在如何修道上,道教认为,道性的内在特性就是清静自然,因此,“返性归命”是道性对禀道众生的内在要求。宋文明在《道教义》中指出:“道性以清虚自然为体。一切含识,各有其分。先禀妙一,以成其神。次受天命,以生其身。身性等差,分各有限。……论道性则但就本性清虚以为言。若谈物性则兼取受命形质以为语也。”《道教义枢·道性义》也指出:“一切含识,乃至畜生果木石者皆有道性也。究竟诸法正性,不有不无,不因不果,不色不心,无得无失。能了此性,即成正道。自然真空,即是道性。”道教认为,性体是指道的清虚自然之本性,万物都是禀之而生;万物内含的性体叫物性,其外在表现就是万物的命。《本际经》云:“理而未形,明之为性。”《海空经》卷一指出:“道性之有,非世间有;道性之无,非世间无,是谓妙无。”这就是说,道性等同于万物未形之“理”和“妙无”之“空”,本来清虚自然,是万物之正法,万物只有返其本性方可复其本命。道教认为,道性清虚自然,清静冥默,真空妙无,但落于物性处便是众生的心,同时还会产生情欲善恶等分别,从而导致众生各异的“性分”。按理说,众生平等自然地禀受道性,其物性也理应清静自然。《海空经》指出:一切众生识神之初,皆禀乎自然,自应道性,无有差异。故众生道性不一不二,究竟平等,犹如虚空,一切众生共同有之。孟安排在《道教义枢·道性义》中也指出:“言道性者,即真实空。非空不空,亦非不空。道性众性,皆与自然同也。”由此可知,道性是因,物性是果,就道性本身而言,它清静自然、平等而又周备地寓于物性之中。然而,物性并没有因道性的清静自然而自然清静。因为道教的道性论认为,物性在禀受道性的过程中总会出现异化现象:“识神”一起,便滞染于物,迷失道性,使“真心”受到了障蔽。《道教义》指出:“夫有识之主静则为性,动则为情。情者成也。善成为善,恶成为恶。……为善上升清虚自然,反乎一,即反道性也。”为什么道性在流变过程中会出现异化现象呢?道教认为,一方面由于物性所禀受的道气有清浊之差别,从而使得本来清静之心蒙上了烦恼覆障。《本际经》云:“是清净心具足一切无量功德,智慧成就,常住自在,湛然安乐。但为烦恼所覆蔽故,未得显了。”②若能断诸烦恼,尽除障法,则此道性清净之心自然显现。另一方面由于心动性亏,性动情生。吴筠在《玄纲论·同有无章》中说道:“形本无情,动用而亏性,形成性动,去道弥远。”③若能忘其情,则就能全乎性矣。

修一:“所以师兄说诸法空相?”

修既成,得其正;道归自然也,天地之道,万物之福;修成其因,必得其果;天之道:万物虽有灵,道德谓其名;众生有性,得以其成,心不可随恶,随善而行也。不可作恶也,不可贪图也;不可违正道也,名虽好,不可强求也;利虽好,不可邪心起意为然;不求功名利扬,只求于道德正法,修得其法,得成其仙;修仙成名,扶正于众生,造福于百姓,得道,有德,以身治万物,依法求公正。

那么为何善就是对的,恶就是错的呢?

1道性论的发展轨迹所谓道性,就是指道的一种潜在规定性,它是众生禀赋于道或与道同一的不变之性,它是众生之所以能修道而得道的根本依据或可能性。“道性”一词据说最早出现于《老子河上公注》中,因其“道法自然,无所法也”一句曾被注释为“道性自然,无所法也”。此后,“道性”一词便散见于其他的一些道教典籍之中,“自然”也成为“道性”所具有的重要内涵。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云的“道性自然”指的却是道的特性和本性,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对道体的描述,是“道体”论而非成道根据的“道性”论。杨维中先生认为:在早期道教经典中,“道性”往往与“道体”可以替换使用,它是指道之体性。道教具有真正意义上的“道性”说,应始于《抱朴子内篇》。其《辩问》篇曾云:“按仙经以为,诸得仙者,皆其受命偶值神仙之气,自然所禀。故胞胎之中,已含信道之性,及其有识,则心好其事,必遭明师而得其法,不然,则不信不求,求亦不得也。”①葛洪虽未直接使用“道性”一词,但从其“道之性”的内涵来看,确实可以目睹后来“道性”内涵之端倪。在这里,葛洪指出神仙之气是天然存在的,是成仙之依据,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分享到的;胞胎之中,已含信道之性,但必须通过明师指点,加上自己的信求,方可得之。很显然,葛洪的道性论与后来的“道性遍在,清静自然,修心可得,得即仙成”的系统“道性”论思想,尚有一定的差距,但它毕竟为道教的道性说拉开了序幕。道教宇宙观认为,万物都是禀道而生,是道的产物,因此,道是万物皆有的属性。《庄子·知北游》认为:道“无所不在。”“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庄子认为:尽管道贵为天下母,但它却不分贵贱地遍在万物之中。道教正是在此基础上才进一步提出了众生皆有道性的思想。《洞玄灵宝本相运度劫期经》就曾明确指出:“大千之载,一切众生皆有道性。”《道门经法相承次序》载上清派著名道士潘师正答唐高宗问时也说道:“一切有形,皆含道性。”这些论述都足以说明道教“道非独在我,万物皆有之”的道性遍在观和平等观。及至隋唐,道教通过对早期“道性自然”观的完善,以及对儒释两家思想的汲取融汇,从而逐渐完成自家的道性论。孟安排在《道教义枢·道性义》中指出:“道性者,存真极,义实圆通,虽复冥寂一源,而亦周备万物。”即是说:道以圆通为义,谓智照圆通;性以不改为名,谓必成圆果,道性的圆通性证明众生皆有道性,而众生有道性正是其能得道的基本依据。

(五十)三身成佛,即身得道

若修天地道,怀有菩提心,修得道法以求传天下,道可谓正法,万物为自然。世间善恶因果终有报,修得其法,道德其正,天地为开,日月为名。

九品真道凝言 九品真道凝言之一 • 总序品
天地初开,无名之始,混沌之世自灭而生,混沌有三,太易为气,太初寓形,太素谓质,总曰一道,宇宙万物,彼彼概论。
清者而上,道升为天;浊者而积,道筑于地,潜归两仪,循环

什么才是道教的“道性”?

善豪:“凡所有相,尽皆虚妄。很多人认为世上就只有一个惠能大师,也很多认为千古智星诸葛亮就一个,所以看不上现在的人,其实这就是一种着相,要平等看待每个人,每个人都是佛,都是菩萨。你又会看不起佛,看不起菩萨吗?世间万物,一合之相呀。”

人以大义治天下,不孝之间见真情,大义之间见小人,人善在于内,修心于修道,道于天地注定,大义之仁以为众,万物以生灵于生。

故吾所谓之治世,无非使人敬道循德、爱护自然、珍惜生命、相敬相持、仁义相施、平等互利、善恶勿混、明辨是非、少极物欲、多观内心、注重精神、常感真情。人世由此而可长久持续发展进步也。

3修心复性道教认为,禀道众生虽然背离了道性,然而通过修炼心神又可以复归于清静自然之道性。宋文明在《道教义》中指出:“得道之所由,由有道性。如木中之火,石中之玉。道性之体,冥默难见。从恶则没,从善则显。”为此,道教十分强调修性炼情、存善去恶的重要性。《海空经》云:“一切众生虽于烦恼,久习持戒。善男子,一切众生不无道性。虽生恶国,以道力故,得修妙国。”由于性分落于一心,众生生死祸福的根源在于心神受后天物欲的迷惑和尘缘的染蔽,背离了道性自然,因此,必须清除污垢,恢复本心,方能复归于道。正是由于万恶之源在于一心,所以道教提出了明心见性的修心理论。《庄子·让王》曾言道:“致道者忘心矣。”《太上老君内观经》指出:“所以教人修道,则修心也。教人修心,则修道也。……人不能长保者,以其不能内观于心故也。内观不遗,生道长存。”《大道论·心行章》也指出:“修道即修心也”,“修心即修道也。心不可息,念道以息之;心不可见,因道以明之。善恶二趣,一切世法,因心而灭,因心而生。习道之士,灭心则契道。”④由此可知,修心复性,返性归命,成为道教“道性”论的自然归宿。由于世俗众生之心已为情欲所浸染,丧失了本真自然之性,背弃了大道,从而导致性命难保。为了返性归命,就必须修养大道。对此,《老子》曾经提出“塞兑”、“闭聪”、“复命”等方法,《庄子》也提了“心斋”、“坐忘”以“反其性情而复其初”的观点。究其所有修道之关键无非就在于革除七情六欲对心灵的浸染,从而恢复丧失了的性命。成玄英在《庄子·逍遥游疏》中认为:“为道之要,要在忘心。”只要做到“坐忘去欲,心无造作”(《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十六)则就可以“复于真性,反于惠命”。(《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四)司马承祯在《坐忘论》中也指出:“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若净除心垢,开识神本,名曰修道。”在如何修炼心性上,道教首先强调要清除“识神”。《海空经》认为:“夫一切六道四生业情始有识神,皆悉淳善,唯一不杂,与道同体。依道而行,行住起卧,语嘿食息,皆合真理。”《三论元旨》指出:“众生沉沦苦海,莫不因心而然。灭妄归真,自然之原妙矣。”《道教义枢·道性义》也指出:“道性不色不心,而色而心。而心故研习可成,而色故瓦砾皆在也。”“烦惑所覆,暂滞凡因。障累若消,还登圣果。”即是说,一切色相心识皆含道性,所以众生若能依道而行,勤加修习,灭除烦障惑累心识,即可还登圣果,返性归命。同时,修道众生应清静自然、虚空其心、随顺物性,方能返其真。因为“自然之性者,是禀生之本也。”⑤因此,人们应当“动不伤性,应不离真。”⑥修真之人只有做到形如槁木,心若死灰,无欲无为,至虚至静,忘心遣智,尸居玄默,才能合于清静自然之道。为此,道教还使用了直探本质的重玄学“双遣”、“双非”的修道方法,来修炼一种无欲、无滞,心无挂碍,逍遥合道的自在境界。

(四十九)无功无德,舍我布施

天地为道,众生为然,修真以为修心,修心以为修身,小修修于庙,大修以身修天下,老子于道德经说过:打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为;六亲不好,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人与万物离不开天地,天地不可少日月,大道为,取心报天下,为天地怜悯,以身修天下有,以为大道也,为己弃众生,不可为道也,道以德为重。

道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

“凡所有相,尽皆虚妄”世间的所有一切都不需要执着,世间法不用执着,就连佛法、道法也不用执着。就好比搭船渡河,过了河,船就可以舍下了,即便是正法也可以放下了。正法是用来帮助心中有病的人痊愈的,如果人本身就是健康的,那何须正法?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从开始生命、生长、生存、生活每一刻都是在修行,那不过是一个名词——但人还很容易去计较的词性而已。

善豪:“你先告诉我,哪三身?”

万物以天地为开,日月以众生之存,时间轮回在于天,生死在于世间一切,天命不可违,德以众人之常,落叶归根,逝世归尘,人生以道德观念,恶给予罪,善为道,时间因果在于心,心不正,恶果终有报,善于心,天意定,因因果果只在于一个空子。

而人更不知污染何物,助其广污,使后代更愚,不知祸害是甚,自引上身,怨天尤人不知自省,使愚人更怨,而胡乱批讽是非者,言他可笑却不知自在中迷。

修一:“师兄,我有时候很郁闷,就因为我的年纪小,所以说话总不被认可。”

正得乐,恶则惊;善得敬仰,恶得恨辱;国有昏君必有忠臣,道得扶正,德以弃暗;善人得天堂,恶人得地狱;以此为劝书,回头皆是岸;道以观天下,德以归万物;道可修心,修得其身,修以于天下,得既是道法,修得其法,扶正天下。

【人之欲望亦同奴隶,若无德律规范,恶欲自增难自止,任由发展滥用,最终淫本损己,贻害他人并自受其苦,恶世怎不灭焉?】

(四十七)凡所有相,尽皆虚妄

所谓义者,外善也,不卑不亢,顺德而行,英雄豪杰。护内德之柔弱,解内执之纷扰。

五蕴皆空

仁者自见仁,智者自见智,德者自参其德,修其心,立其身,邪念不侵,正见归心,苦恼即渐远。

(四十六)有智不在年高

清者而上,道升为天;浊者而积,道筑于地,潜归两仪,循环不止,立称太极。

修一:“这些都是大神通,应该是菩萨吧!”

而吾说之所谓佛道儒,非何神圣也,而实为善德智慧于人心的映射显化,如此说来,神佛在人心中之想象亦同于比喻。因为世人皆习惯着识于实相,才把原本是大智慧和令人尊敬的品德精神拟塑成世间之人形,加以各种威武慈祥形象,才得以安心寄托也便于理解和相信。

善豪:“功德在哪里?”

然混沌无量亿亿劫初始无数之一,时有天地成,众物生,而自此大道废,众生有性,造化无常,善恶始分,仁义相出,种种事物因缘相推,因果循环无始终,六道自然相承轮转,大道化而不变。】

修一:“哦,那我知道三身了,那三身成佛,又该如何说呢?”

之五 •治世品

善豪:“以上都不可以称之为菩萨,所谓众生者,是不可知、不可得的,不论什么法甚至菩萨都是如此。说有这个法,说没有这个法,以及远离法性,都不可以称之为菩萨。”

道也,至大而无边,至小而无界。一切一切,无名之名;不成不灭,虚空之实;不毁不立,宇宙之基;不动不静,自然之本;平衡万物,默默而持。

善豪:“为自己修功德,功德就不存在。无生无灭,无功无德,一念缘起,一步禅空。就好比我们在修行,你辛辛苦苦的打坐禅定,悟道修持。可是当你见到一个大美女,然后心中生起,此女好漂亮,如果能娶来当老婆多好。这时候,你所有的修行都白费了。这就是一念缘起,一不禅空。”

之九 • 总结品

善豪:“那我问你,擅于控制水火的是菩萨吗?有眼耳鼻舌身意通者是菩萨吗?”

善的根本义就是幸福与持续,恶的根本义就是痛苦与毁灭。

修一:“师兄,我听有师父对我家人说,佛有八万四千法门,一心念佛,也能成佛。您觉得呢?”

天地社会,本循环相推,自然造化,总有动变,无动不归静,无静不生动,乐祸无常,退不是退,进亦非进,有终是无,无也本有,由点而起,归点结束,永不息止。

善豪:“机缘未到吧,不用着急,其实世人总会被这副皮囊面相所迷惑,世尊是十九岁开始修行,三十五岁菩提树下圆满,而后四十九年的弘法历程,期间有诸多弟子都比佛陀年长许多,比如须菩提尊者。如果以年龄看人,那岂不是应该反过来?孔子周游列国,还能低头拜六岁孩童为师,甘罗十二岁能成为宰相。禅宗六祖惠能大师,24岁得法,30岁开法,诸葛孔明也是在26岁就成为刘备的军师,被世人称之为卧龙。以上个个都是年少有为。如何就称你小孩子就说出来的话就不能算话呢?何况三十岁也称之为而立之年了。你也三十出头了。”

是故荒诞末日谣言滋生,惶惶之恐,实畏人心之潜罪矣。

修一:“师兄,此话何解?是说只有打坐才能成就吗?念佛不能成佛?”

乾者潜也,龙德中庸,上位不骄,下势无忧,乾乾而危,危而不危。

修一:“师兄,我的家人,每天要抱着经书在佛像面前诵经念佛很多个时辰。”

吾说现世之人不辨黑白,同于不见之盲迷,不闻之聋塞,不尝之苦爽。观其人世,纵乐何不尽其数祸,虚妄何不尽其数苦,人心恐怖,何不同于诸罪地狱耶?

修一:“师兄,我家人说,他们资质愚钝,没有机会成佛,所以他们觉得修功德,让来生好一点。”

善主净正,恶主邪惑。

565net亚洲必嬴 1

道大无限,非辨能详,今说其道,实不可说,说者之实,实引其虚,虚空之事,人世而已。以道喻理,理有正气,止在片面,多言无益。

善豪:“《金刚经》上说:‘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佛陀在说金刚经的时候,先告诉大家这个金刚经很好,受持即有大功德。可是到了后面,佛还要告诉你,根本就没有功德。世上所有人都是菩萨,也算因地菩萨,菩萨要去布施,佛也要去布施。可是你说的家人却说‘我’他们的布施是为了自己,‘知一切法无我’,也就是说要知道一切无我,方为真布施,也就是说只有明心见性后的布施。念佛的功德,行善布施的功德,如果有我在内,那功德不足道而。当梁武帝问达摩祖师,我一生翻译经书,下令僧人吃素,修庙建寺无数,功德有多少?达摩祖师回答:没有功德!因为梁武帝所有做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功德,为了自己的功德就没有功德。”

善恶是生命带来的,人既在自然生命轮转之中,就不能混淆事物是非,颠倒正邪善恶。若认为一切善恶无分,对尚在的存世之道,那就成为可笑的曲解了。

修一:“师兄,何为三身成佛?”

是以父母生我者,必有孝;是以天地容我者,必有仁;是以人人共生者,必有义,此乃成人之道德基本信条,乃立命之智,亦是平世之道。

修一:“哦,师兄当初给我的法名也说明了这个道理。”

善哉!能知是厉害,不解是利害,歧心如冰峰,瞬间坠执渊,吾以微知见,启化有心人。宣扬从不敢,真芒非常露,真相不随我,我不露真相,不在无间道,惟有不知道,我道是诸品,一切中常说。

565net亚洲必嬴 2

吾说之道,非玄非幻,直指宇宙通理,一切种种宏微物质精神,实为真道之本。

善豪:“这叫执迷不悟,心魔已生!”

(只因现世劝善之形式各有不同,故世人常分别生心,而或皈佛,或依道,或学儒,甚至或无所相信学习、无所知识,但若存善心、行善道,其实一样无所非般,根无差别。而或相信,或不信,亦无关影响大道因果运转,而天理道运,一切自有分说,不随人意,只分善恶。)

善豪:“说即虽万般,合理还归一。”

古今隐圣号第一。有说太上慈悲感世,化世伯阳,遗五千圣言,上概深科宇宙,下喻广地生灵,中至人文社律,总括三元,大至无限,小至希微,无一不含,千字不漏,欲教世人敬道循德,故曰道德。太上于无量亿亿劫太初未开之先下降,开天辟地,生长天地、分阴布阳,立化乾坤,予灵万物,天地之祖、万灵之父、万命之宗也。久历显化授文明,天、地、神、圣之祖师,然功成身退,弗居太上而下位中居,抱朴归一,太上,即道祖也,是谓天地之父母,宇宙大道之祖灵显化,无上无极神圣之宗。

待续

【真修行者不称己谓其为修行,为修行者不真知其修行为何,笑修行者笑其修行之可笑,弃修行者弃其修行之所得。】

修一:“经常听他们说看见佛陀放出光芒,甚至还说他们有师兄被阿弥陀佛接引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很是殊胜。甚至去五台山、普陀山以及参加法会的时候,经常看见佛显现,佛光普照的祥瑞,这是不是说他们很有福报,功德具足?”

我说皆因:

(四十八)归一方便法

何为敬天?置之人道,天为理也,事物客观规律也,正道之标仪,道德法律也,古人尚知不可违越天理,免遭于天遣,何为天谴?天本无所遣,因果自报也,道曰:“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善豪:“正是如此,往生以后前往西方极乐世界,那不算成佛,那顶多就如西方人所说的,到了天堂吧。一样还要入轮回,还要通过修行。只有即身成佛才算成就。在佛教中,有禅、显、密之分,却只有禅宗的祖师出现过即身成佛。就是因为禅宗所修的正是三身成佛,最为圆满。”

而佛之般若智慧亦无别于三清宇宙自然大道,皆空性了一而合离,而俗世中君子立命儒家善德学识与佛道亦无根本不同,且更合乎世间现实习气,更易为世人接受学习行之,儒之所倡亦是成人立世之最基础德品。为何相同?皆因首善。故佛道儒,因其皆善,皆为利人明智也,亦因一切利人利世之正法皆必主善。

善豪:“很精进嘛,很好的!”

几何妙哉,圆满之道,知此而不可违。万物其中,碌碌奔赴,吾感其苦,此苦本虚无,吾观其乐,此乐太可笑。

观音菩萨三十二化身

善主通达,恶主末路;

修一:“法身、报身、化身!”

若于各门善宗间争辩是非,实为可笑,皆是利人,何是何非?或神或人,或有或无,本是正理之道,自然本质,何依附于人信否而存焉?

修一:“念佛就有功德,行善就有功德,布施就有功德。”

此三教文明之宗祖,慧德究极之可仰。

修一:“不知道。”

是以上天有好生之德,以德度人,人不可轻忘恩德,天容地,地容人,人容人,才有诸行,诸无常之行,或善或恶,或所谓功德或罪业,才得福祸苦乐,造因得果,事物本理也。其循环不息,相报不爽。

修一:“就是啊!”

人间德教有至师。希观古往今来,闻道者众多,明道者甚少,一切众生亦皆如此。能得融人世大道者即圣贤,亦能以德而治,福泽苍生。有说孔丘天赋圣人,恭礼尚学。谦学问师老子,周游列国,广授正学,中华礼成,天下文明,倡教仁义礼智信忠孝健順中,种世人基本十善德之上根,立儒令众类学,乃成善世之主流,使得人间正道一脉相承,厚德参天,利世万载,引人明见,万世之师表,学业之宗师,人世正识善学之至圣先师。

善豪:“不是,修行,修行,修的是什么?抓一个点修?错了。什么都不抓?也是错了!一味念经,你修得了什么?一味打坐,你又修得了什么?你每天吃素,能修成什么?你每天大鱼大肉,有能修的什么?佛说有八万四千法门,指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足,有自己的知障,我们的修行,就是不断的修正和行动去完善自己,以修正自己的缺点,弘扬自己的优点才是修行的方法,这就是真正的方便法。就比如打坐,从没有人说一定要双盘才能修成,单盘也行,散盘也行,躺着也行,卧着有行,怎么舒服,怎么来,方便法门。合理还归一,一是什么,你可以是无极,也可以当太极。当你阳盛阴衰的时候,你就不是一了。道德经说一阴一阳谓之道,那么要得道,就要修成一,换句话说就是平衡。”

九品真道凝言

修一:“所以师兄的意思是要先放下自我,放下我相,这样才有功德。”

之二 • 有无品

善豪:“这个就是我们平时常常说的,禅定与坐行,所谓的法身,就是要通过禅定,通过静而生慧,去获得知识,了解自己所修行的法门,不断完善自己对宇宙、大道、法则的领悟,不断的悟得圆满,具有圆满一切的大智慧。这就是法身圆满。然后是报身,报身则要通过对禅定所悟道的正法,进行履行和实践,打个比方,假如我总是放不下我,总是认为自己最了不起,看不起别人,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这样的想法是错的,然后我已经制定了一套可以克制自己这些缺点并改正过来的方案。然后去履行,去改变自己的缺点,当真正去落实实行的时候,这个就是报身,当你把缺点都改过来的时候,就是报身圆满。再来就是化身了,当一个人的法身和报身都修得圆满之际,就会出现大智慧,亦有大神通,具备这些的时候,整个人就脱胎换骨了。在这个时候就如道家所说的,打通奇经八脉,那时候就要修行灵魂,修行身外之身,可以运用来使用,比如观音菩萨,观音菩萨就是法身和报身圆满,然后分出诸多化身进入世间,帮助诸多迷茫,有困难的人,这个身就是化身,某个角度上讲,这个就是修行功德的时候。只有三身成就的人,才算获得大成就者,这个时候,基本已经可以做到了断生死。”

人人互容,不相争自能无祸,不计较自能公平;人人互爱,相济则无强弱之分,相敬则无彼此伤害。

修一:“师兄,这个就是即身成佛的本意吧?”

善主长,恶主短;

善豪:“为什么年纪小说话就不能被认可呢?”

坤者,至柔而顺,顺而有治,治动生刚。

善豪:“是的。所以修行什么法门,都要通过对自己的检验,然后通过正法去改变自己。而当自己成功完善自己的时候,即是到了彼岸,佛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所以那时候就放下任何法门,即是放下。”

不贞而无利,无利而不亨,不亨而非元。

善豪:“《金刚经》上说,凡所有相,尽皆虚妄。佛法本来就讲空,说诸法空相。正所谓不见如来,方为如来,不可以着相。既然是讲空的法,又怎么会见到佛,见到菩萨呢?如果你眼中一直把佛像,佛光这些幻觉当成是真佛,那么你是见不到真佛的,而当你所有成空的时候,不被任何世间的现象所迷惑,方能真正见得如来,也就如来法身,此法身在你心中,你亦是如来。世人看见美女,会认为那是美女,会起色心,看见富豪,会定义富豪,见到成功人士会羡慕其成功。其实这就是相,帖了标签。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呀。这些只是方便显现所行的世间法,此法不得究竟,却只是个过程,最终美女变成白骨一具,富豪变成白骨一具,成功人士也是白骨一具。你还能分清这是佛,还是魔吗?”

于德合人命,于性合吉凶。

善豪:“那你可知道三身是什么?”

威望而治,助人荣昌,外护子民,内止恶行,能救民于水火,纠不德不义之气,是谓大丈夫,乃行人立世之师,权力之正源。功成而身退,复不计功,则是以不去。不贪不私,宠辱不惊,为而不恃,能屈能伸,以大义为诸行先,利于人外,是乃正大光明当之无愧。故所谓义,人间正道也,沧桑而历,义之始俑。

修一:“我也不知道啊,每次我说话,他们都会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管那么多。其实很多时候我只是在师兄您这里听到的一些告诉他们。”

世间福贵奢泰者,因其重色,而色相终空,又重于得失,得失却如瞬,故得到世界一切珍宝也非得真宝,终是失落悲哀;而逃避现实困难只求解脱虚苦者,因其执着于无明事相之苦识,把执着于事物不按理想发展或自我行识的痛苦盖在还存在生命的根本幸福快乐之上,故即便通过种种求解脱法的形式也难以得到想象中的所谓极乐,因为其智慧还不能明了究竟。

善豪:“你看寺庙里面的大殿之上是不是有三宝佛排排坐?孔子庙中不是不也是三尊排排坐?还有道家的道观里面是不是有上清、玉清、太清排排坐?其实世间的宗教都大同小异的有些许相似的道理。宇宙万物也都有三身,其实三身就是体、相、用。比如,你用水泡茶来喝,茶是体,水是相,而喝就是用。”

飞龙在天,利人在田,圣德而治,亢龙无悔。

修一:“啊?为什么?”

那究竟何为善恶?吾见有不少人初识大道之理时,论道便凭空引说那最根本的辩证道法—“无善无恶,善恶相成”,并因此而排斥善恶因果论,事实上却同时把自己的根本因一同排斥了,更不知道曲解本义的意识已违背了已存在现实。

仁者,善性之柔也,同宇宙之收力,柔能化微,故无处不至,无形不利;故无所不容,无物不生。静之源也。人道之仁,慈悲仁爱也,能制心而治,虽非蛮力,却能治蛮力不可及之本。

教化教化矣,世间再难得,千年种因果,好把混沌合。

土地何物?自然生态、生命之母也,子尚有孝母之德,地球生人、容人、养人,乃整个人类之母,人类不知爱护生态环境,不知爱惜同一摇篮的万物生灵,或任以占据私行糟践,或因己欲将之残杀果腹,不爱万物生灵之母,大不孝;不惜生命同众,不依自然万物相利相生,焉能独生?大无知。人之恶行若不知止,终自灭其存根,祸源己之妄为,不护土地,毁己之生所,何来立足存息,人之愚妄,何其哀也。

其实三教立世,无非一种,现世之意,无非教人或修身立德,或平等互爱,或启本明源,皆是助众离苦,利人利世,使人不落愚妄,远离苦业。或仗佛法而度,或以道名而拔,或用圣言而教,或化善教训众,种种法乘,只为方便应和世间种种文明水平及形态习气,以利世学习善智,看似不一,实本唯一,虽层次方法不等,却层层第一。其中无不一道,无不一法,无不善德上智也。而诸种修行正法,亦必要首皆修善。

【宇宙大道本无动无静无增无减无始无终无生无灭,混沌之中亦无善无恶无爱无恨无美无丑无高无下。

更叹现世之人,不知敬天,不护土地,少仁无义,不辨黑白,损本而立,难以久立。

善主解脱,恶主束缚;

呜呼妙哉!好个不笑不足以为道,笑者,自知之聪,不知之愚;而足为道,道不足;难堪足道,道亦足;道也,称大道非道,要他尊非尊,惟有大笑是道,大悲成尊。

(虽然善恶归本而言是无有,却是指鸿蒙未判之时,那时候远远还没有生命,自然又何来人的所谓“善恶之分”的识别呢?但人既然已是在生命出现后的现实世界,也不能因为那绝对的自然真理就因此意识里不分善恶,任自妄为了。若未超出世间就执着于“空无”之理,实为自欺欺人。因为世间万物人类既出,世间也早已不是原始虚无的自然,不可引以那虚空极致的真理为借口去放纵恶习,更不能自认为有了“道行、神通”就自己为是得道和证悟、便为所欲为、不以善道为修行根本了。)

所谓“道”,物质生成之基础,万物演变之规则,或现实科学理论,或社会变革发展,或种种科技之源,诸般利用事物科学真理,一切思想意识精神,皆不离自然大道也。

【无规矩不成方圆。故是非既生,善恶既成,必有区分,惟能不乱,方可延存。】

善主乐,恶主苦;

善主合,恶主分;

毁理违理而行,亦是毁己违已,害人终害己,恶果终自受,其惩严如天,疏形不见,却总总不漏,道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便有此喻,是谓不知敬天,其指不知遵行正理善德行也。

故歧义在人心,歧路在人世,大道本不动,正法不轻行。

千年以来,道自在人世立,其名外只被拘于出世修炼等狭隘之面,令人闻道则思修仙炼丹之事,使常人难知真道智慧,反以为迷信之说,其实真道正法常远离其名教宗,伏法之法非真法,立道之道非真道。

之三•立法品

(另:而人亦因无明于事物根本,愚痴而执着、不相信也理解不了因果轮回,故常遇眼前挫折而怨天尤人,因不知为何如此而又恨又忧,颇感痛苦,其实人之现在所受,皆人之过往造化也,善恶从不枉,只不过人之一世相对于无始无终的轮回时空太过短暂,难以在人记忆之内回报因果实相而已。而说来种种因果与福祸根本,也不过是大道自然之理运罢了。)

善主向上,恶主堕落;

西域圣教时传来。有说释迦摩尼本师世尊,了乎大道智慧化究极之最法,更以慈悲无量法度普救十方众生,现世立论因果,显了因缘,教人启智向善,拔度众生,解救一切苦厄,慧力至大,道德无边,其法无量,无不最敬。其无量智慧能言而不虚说,其无量慈悲法力最能而不妄显,诸大菩萨,度化众生,大慈大悲,妙法堪求。佛祖也,神圣之所尊,众生之所皈,归寂道极,涅槃极乐,无上正觉,无等智慧,是谓无量道妙智慧之至法显耀、治世之尊。

声色货利,增人欲食胃肠,却愚心而敝身,人常知声色货利之美惑,但不知其实根本之毒实败害。

若人不敬爱天地人人,怎来自我之成就,怎可互利相生,怎能维持平衡,怎来长久持续?

之四 • 善道品

阴阳分,天地成;阴阳交,万物生。生灵之后,道居其身。

【吾说真道之品:谦、容、柔、然;真道之质:本、大、最、空。】

吾说现世之危,实属正常,人既造危,怎能不危?危难自作自受矣。

上善若水,同于仁爱,柔行性默,以德服人,人心难以不服不敬。水利万物而不争,润万物之功而弗居,顺行自然而不施己力,是以厚德载万物,有容乃成大,以仁容人,成仁爱人。

565net亚洲必嬴,目盲者不见,耳聋者不闻,口爽者不尝,故人世百态,见靓色起淫祸,闻靡音而心慌,尝美味生贪婪,人之苦源,乐之致矣,望乐起欲,恶欲丛生,罪之苦始,人世难宁。

之七 • 明道品

因为生命世界的种种皆因得善、因得到善生万物的自然能量施恩才得以生长,故一切由善生,必也依善理而行,才可长久持续发展和幸福安定,才能种种相生,生生不息,延续自然与生命;而与善相对的恶,就是相互伤害、混乱生息、不得平定、痛苦相循、自毁自灭、不得解脱。

阴阳八卦,乾坤立位,艮兑相通,巽震互动,坎离分资,交而合,合而感,感而恶,恶而反,反而成,成而克,克而生,生而交,反复逆顺,阴阳消长,万变无穷。

天地初开,无名之始,混沌之世自灭而生,混沌有三,太易为气,太初寓形,太素谓质,总曰一道,宇宙万物,彼彼概论。

而人在世界,无行非修,无修非行。

大圣不自高,贤人不争进,智者不妄得,百行兴衰而存其正,道以衡久焉。

此谓善恶之不同。

善主明,恶主暗;

【世人万物谁不想求得长久生息幸福?何人会喜欢感受痛苦煎熬、会去追求被折磨和被毁灭呢?故劝教世人向善是谓最正之真理——由从此根源便一见明了。】

之一 • 总序品

或值华夏初开,人间盛现三教。

现世之人,浮于躁世,沉于声色,图虚物之虚,非名之名,不择手段,乌通一气,不辨是非,善恶混淆,不知荣耻,丑美不贞,虚情假意,真情末落,人格堕亡,道德沦丧,不分正邪,荒诞愚蠢。或狂喜一时,或忽悲一世,虚浮不耐,放纵有加,借口混行,嗔淫贪欲,损人利己,假仁不义,违天悖理,禽兽不如,自尊不重,枉来他尊?如此这般,何堪人之文明?万物痛恨,渣滓而已,怎不畏惧淘汰之灾?

而更有言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道实乃宇宙之父,万理之本、生命之母。宇宙科学、天文地理、社会人生及一切各方各面、各形各态,无不“道”之所化所趋,更无处不利,无处不用。

而知者不常言,晓者不多辨,大道本无名,菩提非自在,磨难是雕琢,大苦成极乐,愿能得明鉴,见者即真性,慧根始终在,悟本常在省。

善主明智,恶主愚蠢;

不义而无真德,不贞而无善美。

万事总有兴衰交替,苦乐皆不能长,悲喜终是虚空,人多堪于形识之固,拘于岁月时空,故遇常变而难解脱随变,痛苦常生而人不长生。

不虚不实,是己是彼;不远不近,触手可及;不有不无,用物之体。

而笑叹若天下人人能悟此,恐亦不称红尘恶世也。

【故持仁义而治,于政刚柔相济,于民内外兼修,于物适可而止,于心不可轻怠。少仁无义之时,唯德是威,唯心能救。】

之六 • 造化品

善主生,恶主毁;

义者,善性之刚也,同宇宙之张力,善增资生长,作力于外,影响万物,动之源也。义者外以义行铸德,正德刚强制天下不平之理,得正道人心,解眼前之需,息邪逆之气,扶贫救弱,以其无私,故能成其就。

实为 :【大苦本极乐,真宝藏抱朴。】

所谓仁者,内善也,不勃不虚,默默生威,大德圣人。敛形外之强,挫外锐之尖;

大道立于平常,行于世界,不言而教,不现而度,任人利用凭说,容一切不辩而容之,利于万物之生行,融于善德之智慧,化于慈悲之正法,不称不成,无中生有;不辩不争,守本居下;不作不为,以虚治实。但常人之识,怎堪解望文生义之“智”?

之八•修行品

而有人轻言此迷信者,不知何人不解真智慧,何人愚心信己尘苦不迷?千古之种种立教形式,虽知浅之识,但亦利人之善感,而谓真智慧为迷信,实迷信于己之井底蛙知及愚妄无明,大可笑也。